梁文道:终于入房(「正座」闲谈之三)

【饮食男女2016-04-14】鞋子按规矩脱好,袜子也早已穿上,而且保证无破洞无异味,现在总可以随着服务人员走进和室,放心大吃一顿了吧?

还早呢,真正的日式礼貌表演要从这一刻才开始正式踏入序曲。第一个问题是上了台阶,进门之前,我们第一步踩下去的位置,这一步是绝对不能踩在门槛的框边上的。那道拉门的框边就和任何传统中国宅院和寺庙的门槛一样,是让人迈开步子跨过去,而非踩上去的。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我们中式门槛往往高出地面一截。那座宅子或建筑的地位愈高愈神圣,门槛也就愈高愈难跨越。日本房子倒好办,门槛只是地面上一条轨道而已,所以记住这点好好地迈步并不困难。

然后就是一块榻榻米与另一块榻榻米之间的镶边了,这条边也是不应该踩踏的。为什么?坦白讲,我也不知道。其实今天很多日本年轻人也都不晓得这条规矩了,在榻榻米上走路就和平日在马路上似的,粗手粗脚,不只镶边照踩,而且每一步都还踏出很大的声响,殊不风雅。也许我们游客也用不着跟着老一套办法那么麻烦,但若是造访高级料亭,甚或受邀参加茶会,恐怕还是宁愿守旧点的好,以示知礼(哪怕是人家的礼)。

接下来就该真的进到留给我们吃饭用的「个室」了,这时首先得注意的是「床之间」的位置。所谓「床之间」。便是那种日式房间里头高出地面少许,用来悬挂字画,摆放花艺的独特空间,非常抢眼,乃全室重心所在(除了窗外庭院景色之外)。在传统日本空间文化里头,「床之间」是个非常神圣的地方,以前是供佛神坛,现在专门用来陈示户主精心收藏和布置的艺术品;主人家的品味如何,其藏品之精劣(包括画画、花瓶,以及「人形」玩偶等各式工艺),懂不懂花道,尽见于此。便与西式饭厅里那些放银器瓷器的厨柜一样,这个空间是不应该乱碰的,就算主人也不能随便在里头堆放杂物。我们华人的日式料理要是模仿日本,想在餐厅里头弄一间专供贵客包间的和室,来点东洋风,败笔通常就出在这里;有的会在上头摆置酒瓶菜单,有的则甚至拿它当做存放客人衣物的储物柜。

有了「床之间」,这个房间的主客位置也就自然分晓了。无论中国还是西洋,宴会用餐的主客位置都是有讲究的,日本也不例外。一间和室里头,上座凭「床之间」而定。一般而言,背对着「床之间」,离它愈近的地方就愈是上座。要是只有两人,那倒容易,地位高的人坐在「床之间」前正对着的位子就是。万一人多,搞不清状况,先来者最好自动先进末座,也就是离门口最近的地方。

传统日本重男轻女,一对男女走进和室,男的总是不由分说就坐到「床之间」前的主位。直至今天,也还有许多老派的旅馆和料亭会这么指引客人,仿佛理所当然。我们自然可以不理,一对夫妇边个话事自己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