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古人的坐姿(「正坐」闲谈之四)

【饮食男女2016-04-21】说了这么多日本高级料亭和旅馆的礼仪和规矩之后,总算可以应题,讲一下「正坐」这回事了。对于中国人(甚至许多日本年轻人)来讲,传统日本人这种跪坐的姿势最是难熬,不晓得他们怎么能够习惯,不以为苦,反以为美?

其实,便和好些日本习俗一样,这种坐姿源于中国,我们在汉代画像砖里也能看到不少例证,宴席上头,一人一张小几,没有如今习见的大圆桌,更没有椅子,多数人都是跪坐地上,几乎就是现在日本饮宴的情况。一直到唐朝为止,这种坐姿都是汉人心目当中最正经最斯文的「正坐」;盘腿而坐,那是胡人的坐法,所以叫做「胡坐」。唐人汉胡混杂,可能没那么拘谨,正坐胡坐皆可,而且那时开始引进高脚的椅子,称作「胡椅」,于是引起一场中国人坐姿与建筑空间的革命。宋朝以后,中国人再也离不开椅子,室内的家具和楼层全都换了一副模样,那种古老的正坐才成了日本的独家姿态。除非你学茶道、剑道、柔道,和空手道那一大堆杂七杂八的日本技艺,否则一个中国人实在没有适应正坐的理由。现在的高级日本料亭也很体贴,就算不在桌子下方特地设置一个放脚的炕,也不会在乎你的坐姿是否正统,大家尽可放松盘腿。但不管你怎么坐也好,一些正坐的老规矩,照样适用。

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双脚不能踩在座垫(日文叫做『座布团』)上头,因为那是坐具,道理就和我们不会把脚踩在椅子上头一样。而且入座的时候最好以准备正坐的姿态,先跪在坐垫后方,然后向前缓缓移动整个身子,直到稳稳当当地跪好在垫子之上,这时再调整双腿,找一个让自己舒服的坐法。为什么要从坐垫后方入座?我听说那是为了表示谦逊。另外可以一提,这块看起来四四方方的垫子,其实是有前后之分的。没有边缘缝线,稍微鼓胀起来的那一边,便是坐垫的正前。不过这一点我们管不着,人家自会摆好方位。有些人进了和室,把它当成睡房似的,随随便便地倚靠在墙上,下肢呈大字形张开。这也是非常无礼的,不只是因为样子难看,更是因为高级和室的「土墙」往往十分贵重,表面泥黄的颜色起到了装饰的作用,犹如墙纸。我们背靠其上,要是头油发蜡留下了污迹,那可是洗不掉的;如果一不小心碰下了坑洞,说不定人家还得整面墙彻底重新涂装,因为任何一点局部的修补上色都会破坏它整体的色调均衡。总之请记住,上好和室的墙面也是这个房间装潢的一部分,是用来给人欣赏的。表过坐的讲究,再下来就是最让华人迷惑的吃的问题了。之所以说它迷惑,是因为大家都动碗动筷子,但日本人用箸就餐的方式和我们相去甚远,其中差别不可不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