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当政治只是一种传闻

无法想象一个非常严谨非常「老派」的新闻学者会怎样拿过去一个星期的报纸和学生讨论。所有的消息要不是来自「可靠消息来源」、「熟悉中央内情人士」,就是「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然而那些消息来源到底有多可靠?那些人到底有多接近中央?那些知情人士到底是谁?我们读者一概无法判断。但就是这些神秘的消息来源共同制造了一年来最大的政治新闻和政治动荡。根据这些消息,记者四出寻访,被捉住的政界名人不再说「这类假设性的问题,我是不会回答的」,他们反而也很「假设性」地提出各种各样的解说。当这些解说也被组织进可以印行的新闻里的时候,董建华辞职下台,曾荫权临时上马也就成了可以相信的事实了。然后,记者敏锐而感性的目光就突然发现曾荫权在立法会除去颈巾的动作十分「潇洒」,可见是他志得意满的表现。只是我们不知道过去曾荫权除颈巾的动作是否一向就很潇洒;也不知道除了「潇洒」之外,可还有其他字眼适合形容他除下颈巾的动作。

以董建华为首的特区政府在SARS肆虐时期就开始步入「后董时代」,不只是他开始失去掌控政局的能力,而且市民也愈来愈觉得他之在任与否,原来可以不用理会。所谓「后董时代」,其实是一个「帝力于我何有哉」的既尴尬又可悲的时期。它的尴尬在过去几个月「估特首」的热潮里达至巅峰,距董建华的任期结束还有两年多,香港最刺激最有趣的政治新闻竟然已是下一任特首的人选了。它的可悲在于虽然民间社会有崛起之势,市民从自助互助开始,组织成不同的声音试图参与政治;但也同时矛盾地对政治产生了无可奈何之叹。

如果董建华不下台,就像我之前说过的,以后两年的政局会处在一个很不稳定的状态。一方面志在问鼎下届特首宝座的各路人马会勾心斗角相互排挤,又或者抱着少做少错不做不错的心态「无为而治」。但如果为了稳定局势,由中央出手或明示或暗喻地点出人选,则所谓港人自行推选特首的制度就会信誉破产。但现在要董提前离任这一手「绝招」(何鸿燊语),又是否真能化危为安,顺应民情呢?

观察SARS以来的社会发展,各种各样的民间新生组织出现了,虽然有「中产之声」这种在我看来欠缺批判自省的保守势力,但好歹是一群过去沉默的人明确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想要介入政策的制订和施行。大家争相议论下届特首人选,就算2007年没有民主普选,社会总算也「总结经验查找不足」,然后有争论出几种未来施政方向的机会。换句话说,任由「后董时代」在社会发展上延续固然有不妙的地方,但也未必一无是处。只是就近日的传闻看来,这一切都戛然而止。它终止的不只是眼前可见的乱象(至于新特首上台是干两年还是五年,又会惹起什么问题则仍未可知);还有香港社会自行讨论,形成未来路向的机会。

反过来说,「后董时代」所衍生的民间情绪,那种不信任制度,不信任政府,更不信任政治的情绪却会在这一刻滋长繁衍。为什么?因为市民虽然喜欢近日流传的各种小道消息,喜欢看这出比《大长今》还要好看的活人连续剧;见到有人说注意到「董先生在桌上放了一盒喉糖」因而暗示他身体欠佳,大家会忍不住大笑;见到特区群英纷纷向传说中的新主人问好请安,大家会忍不住冷笑;但是看饱笑足之后,大家可以说什么?又可以做什么呢?

董建华执政七年多,饱遭攻击,有人说是传媒治港之过。但在我看来,传媒治港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传闻治港」。我不是要责怪传媒散播各种来自神秘来源,而市民又无能证实检验的消息。事实上,他们的难处可以理解。但传媒近日的报道的确进一步地反映出了香港政治是如何地不透明,如何地不制度化。让董建华连任的800人选委会凭什么标准再选他一回,我们不知道。董建华为什么要辞职,辞职之后的安排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内行人看门道,外行人看热闹,香港市民在这场辞职风波里全成了政治外行,能看热闹,但没有任何可以理性追索的门道。政治彻底成为少数内行人的游戏,而非孙中山所言的众人之事。

过去几年,所谓普选和民主化的条件一再被人提起,但说要有条件才能搞民主的人,却从未在政制讨论中仔细开出清单说明要哪些条件。就我所知,「公民能力」(civic literacy)就是很重要的民主条件,它包含了两组彼此相关的要素:一是公民参与政治讨论和政治活动的意愿,二是公民关于政治制度和政策的知识。愈是活跃参与政治的公民,他们关于政治的知识就愈丰富;反过来愈是渴求政治知识和信息的,也愈有动力参与投票和政策咨询等活动。根据许多实征研究(可参见Henry Milner的 《Civic Literacy: How Informed Citizens Make Democracy Work》),公民能力是成熟而且运转良好的民主政治的必要条件。

如今港人开始有参与政治和了解政治的兴趣,但同时仍对政治保有一种冷漠的犬儒态度。如果要在这个环境底下打好民主的基础,培养市民的公民能力就是很重要的事了。可是我们循正式途径得到的知识,却完全无助于理解围绕特首的阵阵疑云。我们从文件里得知特首的产生是由选委会推选,但小道消息却说特首人选是中央决定的,我们该信正式文件还是八卦传闻呢?如果传闻一次又一次地被证实,比较正式的政治知识和信息就会一次又

一次地贬值。如果你是老师,要在通识教育课里和学生讨论时事,你怎么和他们谈这件事?你的教材是什么?而传闻又是那么杂多,我们又依据什么标准去分析去整理呢?当政治沦为一场传闻戏剧,剩下的就只有政治冷感和阴谋猜测了。

【来源:明报-笔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