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辟谣

谣言终于被证实为真相,不只是一个谣言的胜利,而且是所有谣传集体的胜利。对于任何一个被传言困扰的人或者机构而言,就算成功地把99个谣传破烂截下来,只要剩下一个跑了出来而且还被发现是真的,那么也就前功尽弃,一切信誉化归乌有了。

克林顿还在当美国总统的时候,最棘手的传闻莫过于莱温斯基事件。

当时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小道消息流窜,无论克林顿和他的幕僚们如何出来辩解,就是没有多少人愿意相信他们口中所谓的真相。结果白宫居然想出一道怪招,那就是开设电话热线。

但凡感到困惑的国民都可以打电话进去,有专人接听,一方面听取最新版本的民间传闻,另一面告诉给你最「客观」的事实,希望你也能再传开去。

这个方法的要点是有血有肉的真人单对单地辟谣,要比在报纸和电视上公开澄清有效多了。结果呢?好像也没有大用处。

现代史上最大规模的造谣及辟谣运动,都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交战双方都拼命在敌境大肆造谣,又由于其时信息封锁的缘故,这场心理战的威力反而要比任何时候还大。

为了控制谣言的流布,美国心理学家歌顿奥尔波特和罗拔纳普在1942年开设了一间叫做「谣言诊所」的机构,后来在整个北美先后成立四十多间同类「诊所」。他们各自广铺眼线搜集谣言,分析它们流传的路径。当遇到特别有害的传闻时,就在报纸专栏里破解救治。

「谣言诊所」会在专栏中列出可疑的谣言,分析排比一番,再引述权威的官方消息对症下药。它的前提是口耳相传的谣言极不稳定,会迅速变形,只要把它们固定在可信的报刊上化成书面文字,就能予以处理。

而摘引排列谣言,又能够改变它们的句法结构,于是一眼看去有不攻自破之效。例如他们会如此陈述重写同类的谣传:「谣言数则,一支少数民族(有人说是黑人,也有人说是犹太人,还有人说是天主教徒)对美国不忠,正在策划一场暴动,或者阴谋控制政府,或者鼓吹逃避兵役)。」

战后,谣言诊所的两个创办人声名大噪,写书教人分辨谣言。他们在书里说「放射性物质能持久滞留于某地」是谣言,叫公众不用恐慌。

1965年他们的书刚出第二版,美国政府就承认核辐射的危险。结果辟谣专家成了政府隐瞒消息的陪葬品。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