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老去的贵妇(「好品味」的新定义之一)

【饮食男女】二○一五年已经过去了。回看过去那一年,关于餐饮的众多文字里头,叶朗程先生对半岛酒店法国餐厅「Gaddis」的批评,大概算是比较有回响的一篇。倒不是因为我们全部香港人都帮衬过那间名店,于是在叶先生的意见里找到共鸣。恰恰相反,那是间绝大多数人都不曾光顾,但又颇有些人至少耳闻过的老牌高档名店。

我们可能听说过它的悠久历史,听说它冠盖云集,听说过它曾是「苏伊士运河以东最好的法国餐厅」,听过不少名人美食家对它的称赞;还听说它是少数至今依然坚守服装规定的老派食肆,男士不得脚踏运动鞋,不得不穿西装外套。正因为它就和半岛酒店自身的形象一样,壮丽威严,对无数庶民而言,仿佛它大门口的绿色劳斯莱斯车阵是块告示,上头用隐形墨水写着「内有恶犬,闲人免进」;所以我们看了叶先生的文字之后才会特别爽。什么?原来种种传说中为了维护老派优雅气氛的规定,真的只限我等平民?原来,只要「大刘」带队,唔好话波鞋T恤,几个哗鬼一样入得,仲要坐正中间大台,慌死你见佢唔到。原来,它真的和大众想像的一样snobbish。这,恐怕正是叶先生那篇文字广受议论的潜在原因。

这又让我联想到去年还有一事,似乎并非无关,那便是「镛记」争产官司的终局。「镛记」比起「Gaddis」,当然亲民得多,至少它有外卖饭盒。可是在大家剥着花生看戏的时候,会不会又有点看一切名门内讧争夺祖产时的那种诡奇快意呢?因为「镛记」就算再可亲,也毕竟不是美心,它的出品是讲等级的;大家都知道,你在地下堂食与你上四楼雅座,那是廉航经济舱和Ethihad头等套房的分别。于是「镛记」便和「陆羽」、「福临门」,以及曾经的「新同乐」等「名人饭堂」一样,成了本港中菜当中的「Gaddis」,一样有名,一样有名地Snobbish ,见低不至于踩,但见高一定会拜。于是它一出事,大家就当睇戏,睇佢仲会爆出几多衰嘢。

你可以说这是憎人富贵,心理扭曲,去不起「Gaddis」和上不了「镛记」四楼,所以就愿见到它们被人糟质。但比较悲惨的是另一面。今天自命识饮识食的新一代网络食家,似乎也不卖它们的账,甚至开始觉得它们irrelevant。追新逐浪,自然轮不到这些老字号;要说想吃本地最好的法国菜和粤菜,可能它们也未必会出现在大伙心中立刻浮出的十大名单之内。

就拿一到香港,就立刻成为新一代foodies宠儿的米牌指南来说好了。「镛记」在里头星都唔星,而且它以烧鹅成名,偏偏却让从大埔杀入中环做街坊的「一乐」扒头,这叫人情何以堪?更难受的大概是「Gaddis」,米牌指南你可以说它是法国口味,唔识欣赏中菜博大精深唔出奇,那人家评法国菜总行了吧。可惜,从前在本港无可置疑当法国菜老大的「Gaddis」,竟然从来不曾得过那怕一颗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我也说过N次了,米牌星星不可尽信,说不定这两大本港餐饮元老就是和它八字唔啱。可是我却怀疑这背后会不会还有一股新的潮流涌动,所有的昔日贵妇,都正面对挑战。并不是它们退步了;也许它们一直还在做着自己擅长的事,并且做得还是和从前一样地好。只是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下一篇:梁文道:有钱有品味(「好品味」的新定义之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