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存在就是宣传

上星期刚刚说完中国游客的话题,不到两天,又有媒体报导两名中国游客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一个车站的祈祷室里小便。虽然这个祈祷室就在公共厕所旁边,虽然祈祷室里面的洗脚槽长得是有点像男厕的小便池;但外墙上的符号应该还是很清楚,只要当心一点,搞错的机会其实不大。更何况事发当时还有人上去提醒劝告,然而人有三急,这两个大汉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了。朋友便拿着这条新闻质问:「你是否依然觉得他们不是典型的中国游客?仍然认为他们的行为只是他们自己失礼,而你不觉得羞耻?」是的,这种事就算发生的再多,我依旧保持原来的看法,真不以为他们能够以国家的名义代表我。

对于这类屡见不鲜的新闻,我更关心的其实是大家对它们的反应。然后我看内地环球新闻网上的网友留言,绝大部分网民就像我上次所说的一样,纷纷谴责这两个人丢尽了中国人的脸;可是和几年前不同,最近这种事件发生之后,必然会有一批人怀疑这两人其实是不是中国人,觉得他们有可能是韩国人甚至日本人也说不定;更有一些人觉得这或许是国外媒体的炒作,目的是要羞辱中国人,破坏中国人的庄严形象。最有趣的是,居然也有意见认为马来西亚表面上说是尊重宗教,不容这类亵渎神圣的恶事,但照样还是得发签证,说到底都是为了我们中国人有钱,叫他们有本事就干脆不发签证给中国游客算了。但凡遇见涉及中国的「负面消息」,便猜测这是反华势力有心炒作;但凡外人批评中国游客,就叫他们有种就别让中国游客去花钱。这两类近年愈益常见的主张,我归因为「新红旗下的蛋」,乃近年「主旋律」主宰的宣传环境下培养出来的新人类心态。

今天不谈这些「新红旗下的蛋」,只说宗教。为什么人家认为这件事情关乎宗教尊严,却有人只跟他们谈钱?难道要赚游客的钱,就得先做好牺牲宗教尊严的心理打算吗?在大家的心目当中,宗教到底意味着什么?我拿着这件事向认识的人简单问了几个问题,比如说他们知不知道穆斯林祈祷之前,必先净身?结果我发现大部分被我提问的年轻人都不晓得这个规矩。要是我再追问下去,为什么他们会不知道?有人就会说那是因为以前念书从来没有教过,也有人说那是因为自己没有接触过穆斯林,还有人认为那是因为中国的穆斯林人数太少,所以才对他们缺乏认识。中国信奉伊斯兰的人真的很少吗?当然不是,两千五百万人已经是世界上很多国家的总人口了。

好吧,我承认,放在十四亿人当中,两千五百万确实是个少数。但放眼全球,伊斯兰教徒大概在十二到十六亿人之间,相当于中国人口,同占人类总数的五分之一,而且有不少恰恰就分布在「一带一路」沿线当中。马来西亚这个伊斯兰教主导的国家,不正是被中国视为实现「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伙伴吗?那么在举国上下高谈一带一路,有不少学生、游客,乃至于工人和投资者都被鼓励要放眼这一大片区域的今天,让大家多知道一点伊斯兰信仰的基本常识,难道不是一件非常必要的事吗?最起码也可以让出国游客知道祈祷室和厕所的分别,以及祈祷对大部分穆斯林的重要吧?

为了让大部分汉人多了解点国内「少数民族」的生活习惯,在和其他国家穆斯林打交道时必须知道的禁忌,过去几年,我有好几次想在内地媒体介绍伊斯兰信仰入门知识;但几乎毫无例外,每一次都被劝阻了事。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它「太敏感了」。再详细点的半官方说法,是不希望有人宣扬伊斯兰教。问题是介绍伊斯兰,和替伊斯兰传教,能够是同一回事吗?牧师读经讲道,学者授课讨论圣经,乃至于在大众媒体上述介《圣经》这本书,为什么在有些人看来竟然是性质一样的事情呢?

我最近在读书节目介绍了几本跟古代丝绸之路和东西方文化往来相关的东西,大家知道,这里头一定离不开宗教。因为如果不谈佛教、祆教、摩尼教,以至于景教,这个课题几乎就无从说起。可是我凭经验就知道,一说宗教(包括那些已经绝迹的),必然就有观众觉得厌烦,或者单纯地表示对任何宗教信仰都没有兴趣;或者怀疑这些东西全是骗人的鸦片,落后于时代的迷信。更一定有人认为我是挂羊头卖狗肉,借着读书节目宣传宗教信仰(意思是介绍一本和景教相关的书,就等于宣传景教)。果然,确有少数观众非常不满我在读书节目里谈到一些和宗教相关的书籍,他们似乎真的相信我是在以一人之力传布着好几种不同的宗教,而且还是已经灭绝了的古代信仰。

有这种想法的大脑,是国家意识形态机器的天然容器,两者可谓一拍即合,而且互相生成,彼此支持,鸡生下了蛋,蛋又孵出了鸡。因为他们全都相信,任何一种在公共领域当中出现的东西,必定都是宣传。一本让人认识基督信仰的书,哪怕它再客观也好,其实也与一份传教手册无异。便和我十来年前说过的一样,这就是为什么「台独」有如过街老鼠,在内地人人喊打,是禁忌中的禁忌。但如果你认真去追问,究竟什么是台独?如何定义台独?它的思想起源是什么?这个政治思潮和运动的历史阶段演变如何?中间出过什么代表人物?你会很奇特的发现,在所有批判它的人当中,几乎没有几个能够回答上述最根本的问题。换句话说,绝大多数在骂台独的人,其实根本不知道台独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那是因为根据公共领域当中「存在即宣传」的原理,一部客观详实地去分析上述问题的书,就必然是一份台独的政治宣传。请注意,我谈的甚至还不是最基础的自由主义观点下的言论和出版问题,主张鼓吹台独的书刊和言论也有其面市流布的自由;而是一些可能带着批评立场,只不过力求客观而全面地陈述台独面貌及历史的书籍,也都缺少存在的机会。

在这种情况底下,说不定将来有一天,国家旅游局真的要发布一份游客指南,告诉游客前往伊斯兰国家应该要知道什么基本情况,注意那些禁忌,也会被一些愤怒的网民举报,指责这是趁机宣传伊斯兰教。

本文原载于:苹果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