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中东词典——奥图曼方式

港事纷乱,且将目光放远,看一看遥远的地方,看一个更乱的地方。最近叙利亚从黎巴嫩撤军一事,让很多对国际事务不明所以的港人看得一头雾水。外国军队从自己国撤离当然是好事,所以许多黎巴嫩百姓上街欢呼;但为甚么同时又有更多的人上街抗议,想叙利亚军队继续留驻?到底哪一边才是「人民力量」?

说起来,黎巴嫩的局势真是一笔二十世纪史的烂账。比起巴勒斯坦,它更能代表中东地区的混乱。几乎该区任何国家都把彼此之间的矛盾摆到这里解决,伊拉克、伊朗、叙利亚、以色列、巴勒斯坦等等都把黎巴嫩当成自己的境外战场。冷战时期,美苏双方是这些势力的幕后木偶师;如今这里则是美国新帝国主义和阿拉伯反美势力的另一冲突点。

要搞清楚,我们还得回到历史。话说直到二十世纪初,整片中东地区还是奥图曼土耳其帝国的疆域,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宗教都在首都伊斯坦堡苏丹的管治底下。奥图曼帝国怎样去控制这么纷杂众多的社群达数百年之久呢?

虽说这片土地的主流信仰是伊斯兰教,而奥图曼的国教也是伊斯兰教;但伊斯兰教内部也有不同的宗派,何况该区还有东正教、天主教、新教及其他小型宗教呀?答案就是「奥图曼方式」。所谓「奥图曼方式」,就是约束帝国中央政府的权力,尽量不干预各个小区的内部事务,让犹太人的拉比(教长)当他们自己的领袖,执行他们自己的律法;阿拉伯半岛上的游牧民族则继续追随自己的酋长,享有部分自主权。至于国境内的部分异教徒,帝国甚至准许相信同一种宗教的外国势力去保护他们,例如法国就有保护住在黎巴嫩的天主教徒的权力。

其实历史上所有伟大的多民族帝国都会采用类似的制度,去促进各民族各宗教的和谐共处,稳定自己的统治基础。这就是为甚么会有「宽容是帝国的美德」这个说法的原因了。在帝国以内,虽有官方语言的流传,但不同的方言继续保留;虽有正式的国教,但很多时候各种异教神祇还是可以继续被崇拜。帝国往往喜欢鼓励各族人民相互尊重,在国境内迁徙混居。

奥图曼土耳其帝国是历史上最后一个古典意义的多民族帝国,现代民族主义的兴起和欧洲列强的介入,使它崩溃瓦解,成了今天的中东各国。黎巴嫩就是帝国解体留下来的后遗症代表。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