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大脑殖民(桎梏心灵之二)

他山之石,可以玩玉;引鉴外地经验以衡自家得失,本是评论常见手段。只是中国言网稠密,门内的事不便多言,有心人就只好声东击西,老借着窗外的风景来影射对照了。与此同时,官方也总是三不五时地揭露「美国民主的真面目」,又或者很批判很「左翼」地报道,所谓中东民主化背后的「金权政治」,好告诉国民外头的月亮其实是方形的。

渐渐地,许多人养成了一种固定的阅读习惯,一看到有人批评外国社会,有人质疑现存民主政制,马上就要怀疑这些声音背后的意图,甚至出言痛骂这都是为当局涂脂抹粉的五毛大话:再接下来,便是网上最常见的那种夹缠不休的混战了:「美国就算有金权的说客,起码也比天朝好上十倍,你这个五毛赶紧回家吃饭吧」。「批评美国又怎么样?难道人家说的不是事实吗?你这个洋鬼子的孙子」……

由于大家太习惯把战场拉到境外,所以任何关于境外的观察也就自然变成内政讨论的延伸。这不只是种阅读习惯,甚至还是思考的方法,以及一种认知世界的框架。我们再也没法单纯地就事论事,也没法见山就是山地好好阅读一篇文字。更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论战双方尽管立场对立,但脑子雷同,都在使用同一套理解和思维的模式。当然,绕道外地来暗讽中国,是当前现实下的无奈之举。当然,官方媒体最喜欢用「人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来当自己的遮羞布。然而,这种迂回的论述方式本身就是权力扭曲出来的产物;我们又何苦陪上自己的大脑,让它也成了扭曲权力的殖民地呢?在更根本更幽微的层次上讲,独裁与集权的可怕,不在外在的强制,而在它能深入毛细管内运作,把每一个人都变成不自觉的俘虏;就连反抗者的心灵也都跟着起舞。两个月前,写了一篇东西谈中国游客当街撒尿,有内地读者骂我丑化中国美化外国;这不奇怪,本来就是大陆常态。两个月后,再写一篇东西谈美国游客的傲慢,却有香港读者认为这是帮中国游客说话;这就比较诡异了。因为我一直以为香港不是大陆,暂时还能免疫于那种心灵的桎梏。如今看来,香港真的变了,同样的思维方式已然南下。

来源:苹果日报

梁文道:大脑殖民(桎梏心灵之二)》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梁文道:批评的惯例(桎梏心灵之一) | 梁文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