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睇电视扮嘢

十月号英国版《Esquire》的封面专题是电视,主编Alex Bilmes需要特意在编者前言解释他的理由,因为不拿和电视剧相关的任何人物做封面,曾经是时尚生活杂志这一行的金科玉律。据说这个规矩最早是由安迪.华荷定下的:「只要年轻,只要漂亮。电影最好,但音乐、时装和社交圈也不错。除此之外的任何其他领域,即使是政治,也要比电视好」。

因为电视实在太过老土,尤其是电视剧。任何有格调扮晒嘢的社交聚会场合都不应该提起任何一部电视剧。你能想像在佳士得的拍卖会场,衣香鬓影,华光流彩,当大家在会前小酌鸡尾酒和香槟的时候,一个长得很像邓永锵爵士的男人走过来问「你有看昨天晚上的《神枪狙击》吗」?

相反地,偶而不经意地,语带歉意地向人透露自己从来不看电视,才是品味的保证(最好是连电视机都没有,以免它破坏了清水混凝土墙的简约。万一有人问起你如何打发无聊的周末,你就说自己喜欢阳光透过窗户打在墙上的投影)。

我就是这么对人家说的。我不看电视;要看的话,就只看新闻,再加上Discovery、National Geographic和BBC Knowledge。

但天可怜见,其实我真的很爱电视剧。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翻墙」进大陆的网站追看几乎与美国英国同步播出的最新剧集。从《Game of Thrones》到《House of Cards》,从《Downton Abbey》一直到最新的《Peaky Blinders》,我一部都没有放过。为什么?因为正如Alex Bilmes所说的,看电视剧已经重新变成一件很cool的事了。

在我小的时候,活地阿伦是最好的扮嘢工具,因为他的电影让人觉得很高级,但又不至于高级到看不懂。尤其台词,总是一语双关,带着不少指涉文化和一点点不太深的文化典故。你一边笑会一边赞赏他的聪明,同时也赞赏自己的聪明(因为自己听得懂那些意有所指的笑话和有教养的讽刺)。如今我却发现,竟然有这么多的电视剧都是这么地聪明。不必回顾从前的《是的,首相》与《白宫群英》,今天随手挑起一部非常大众化的剧集如《国土安全》,也都能找到一段写得十分漂亮的对白。而它们居然是电视剧,一种本来最不能用来扮嘢的文化产品。

来源:苹果日报-陀山鹦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