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男人下厨

说来惭愧,我是一个不懂得下厨的人。惭愧,并不是因为我写了这么多关于饮食的文字,结果自己对于厨艺却是一窍不通。我羞愧的主要理由,在于身为一个男人,我居然不懂得做菜。

曾几何时,一个男人不会做饭是没什么好内疚的。因为厨房的性别分工十分鲜明,正是「女主内,男主外」,女人在家煮饭喂饱一家老小,如果男人竟然也能下厨,那他一定是个在外头饭馆里工作的厨师。简单地讲,女人做菜是她们的天职,是她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男人做菜则是一种事业,是他们用来养家活口的谋生之计,并非必要,亦非必然。

所以才会出现如许奇怪的现象;大部分专业厨师都是男人,能够扬名立万称得上厨神的也还是男人。能在这个圈子里混得下去站得住脚的女人,却是少之又少;举世知名的女性厨神,更如凤毛麟角(而且通常还要被人评头品足,冠之以「美女厨神」的封号)。尽管按比例来算,女性才是每个家庭厨房里的主角。而从小到大被人逼着学厨,说她不会做饭就见不得人的,也还是女性。

不过,世界变了;光看电视就能发现这套简单二元的分工模式的崩溃。从前,会在电视示范厨艺的,全是女人,例如美国的Julia Child,以及我们香港的方太。那是家庭主妇做给家庭主妇看的节目,是好太太好妈妈的生活教材,起码能让她们学懂调节全家营养的要诀,同时不闷不单调地,经营一个快乐健康的好家庭。渐渐地,电视上的男人也开始多了起来,而且他们不只是要教主妇做菜,还打算把新一代的男子也调教成能干的好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呢?

本来男人下厨是一件很不man的事,以前的中学家政课不由分说就把男生派去学木工;要是男孩想跟着女生跑去学校厨房烤蛋糕,简直就和让他织颈巾做公仔一样可笑。就以北美洲而论,只有一种情况可以例外,那便是在家里头的后院BBQ。就着炉火,一手用叉翻翻牛扒,一手揸住罐啤酒,和三两好友谈谈棒球说说闲话,都可以系件好man慨事。然而香港没有这种环境,我们只能在郊野公园表演生火,虽然少了逸趣,但也还算一种面对烈火勇敢犯难的男儿气概。

慢慢地,这种BBQ的男子时刻延长了,户外火炉的空间也扩大了,有人开始觉得男人能在家里做饭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尤其加上后优皮年代的生活风尚,大家开始喜欢在开放式厨房做秀,像Jamie Oliver那样随手捣碎香草食盐,或者至少学到了Gordon Ramsay的快手兼粗口,真不失为展现男子潇洒气概的好机会。所以你看英、日文版的《GQ》和《Esquire》这类男性杂志,近几年来居然都把食谱讲习开成了常设专栏,甚至打出「每一个男人都该会做的一百道菜」的标题,几乎将懂得煮红酒烩鸡和懂得用刀片剃头等量齐观,同是标准铁汉的必备技能。

换句话讲,下厨是新好男人的身份象征。他不再只是那种能带女伴上高档餐厅懂得点菜懂得准确叫出每一款酒名的老绅士,还是一个自己能够弄点小菜来讨人欢心的新君子。不合潮流,也做不了这种好男人的我,只好坏心眼地在旁挑刺。挑什么刺呢?

那当然是站稳女性主义的立场,继续批判潜藏在这股潮流底下的性别定型。那些会做菜的男人始终不是下班之后赶回家里张罗一家晚饭的家庭主夫。下厨对他们而言,乃是一种非日常休闲活动。和兄弟们一起,是代替了昔日在不同酒吧和居酒屋之间来回跳跃的余兴节目,既能符合经济气候变坏之下的省钱原则,也能轻松自在自娱自乐。和女伴/男伴一起,则是流露魅力的诱惑手段,除了让对方明白「我也会做菜」之外,最好还能在他面前秀一手他平常绝对不会在家里做的非日常菜肴。无论如何,这都不能说是男人终于回到厨房的证明,因为他们到底没有想要代替妈妈、老婆和印佣的打算。

说着说着,于是我又不惭愧了。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