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Me too的后遗症?

过去一个星期的中国舆论实在热闹,先有问题疫苗,后有「me too」运动的持续发酵,真叫人目不暇给。这两件事情表面上看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我有一些朋友就是觉得二者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为什么疫苗事件正在閙得如火如荼的时候,会忽然杀出一批女子诉说自己当年被人侵犯的经验呢?而且她们控诉的还都不是一般人,却是一些公益圈子里面的领袖人物,以及深具自由派色彩的公共知识分子。莫非这是为了转移视线?一方面替当局减缓压力,另一方面则协助抹黑本来就已经很够黑了的「公知」和自由派,让目光如炬的老百姓看清楚这批平常一天到晚喊着自由人权,批判政府不遗余力的坏蛋真面目。

活在这个国度,我们本能相信阴谋论。你看,前几天《环球时报》的胡锡进才公开把疫苗问题说成是舆情控制和引导的问题,果然舆情就开始被人引导和控制了。但问题是转移焦点作为一种危机公关的处理手法,一般而言,那个被拿出来转移焦点的问题,应该得是一个比较能刺激眼球,而且又比较次要的问题才行。一个人要是被人怀疑他偷东西,照常理讲,他应该不会高喊:「你们都搞错了,我没有偷东西,我只是杀过人而已」。所以我们可以很合理地追问,比起有问题的疫苗,性骚扰究竟算不算是一件较次要的事?按照联合国妇女署去年公布的统计,全球一共有百分之三十五的妇女遭遇过身体或性暴力;也就是说几乎每三个女性当中,就有一个遭遇过这种不幸。假如这都不叫「严重」,我就真不知道什么才叫做「严重」了。除非中国的女权状况远远好过全球平均,我们可以很有信心地说中国的性骚扰问题一点都不普遍,否则这还真不比疫苗问题次要(如果不是更加重要的话)。

当然,我完全能够理解一般中国知识分子的常见心态,关怀家国天下,尤其关心政治制度的走向。对很多人来讲,疫苗问题的矛头,指向的是政府权力;但性骚扰呢?在很多人看来,却不是那么「政治化」的一件事,它不过是一堆道德渣男私人品德的败坏,一群不幸女子的个别遭遇罢了。再说下去,我们就会碰到一个左派从前最爱讨论的老话题的新翻版了。以前他们争辩性别剥削和阶级剥削,到底哪一种矛盾比较优先;我们今天是不是也该来谈谈(狭义的)政治问题和性别问题到底哪一个比较重要呢?简化而粗暴地说,从前男性为主的老左派解决这类问题的方法,就是先承认性别剥削的严重,然后想办法把性别矛盾吸纳到阶级矛盾底下,鼓励大家把枪口全都指向万恶的资本主义,许诺只要实现真正的社会主义,则不止阶级剥削迎刃而解,便连性别剥削也都能顺带解除。我们现在是不是也能够这么说,性侵犯在现在这种权利体系底下尤其恶劣,所以让你孩子打了无效疫苗的凶手,和将来要侵犯她的坏蛋,其实都是同一个窝里长出来的呢?

好在当知识分子还在争论的时候,现实已经自动替大家给出了答案。这场号称要被拿来转移视线的「me too」运动,在互联网上出生还不到两天,便已经被大规模地删除消音,各种征集举报的公告行动一一退场。相比之下,国家领导人允诺要给大家一个交代的疫苗问题,虽然也难免在某些方面发生断手断脚的残缺,但至少还算健在。没错,「me too」好像起到了点转移作用,因为针对著名公共知识分子和媒体人的那些评论都还在网上热传。但是号称代表国家形象,每年在春节联欢晚会上面恭贺13亿人民新年快乐的央视主持人呢,和他有关的报导则被删得一干二净。这么精准的舆论调控恰恰说明,他们是真想大家认定自由派知识分子不是好人;但同时「me too」又还真是触碰到了国家体制最敏感的部分,这个问题似乎也是个政治问题。于是我就看不懂了,政府为什么偏偏要得罪一半以上的中国人口?过去两三年来,不断打压各种女权运动,我还能够把它看作是面对任何社会力量集结的本能反应。但是性骚扰?这对众多女性而言,这可是一个最实在不过的,几乎是日日发生的伤害和侮辱。你为什么要主动站在她们的对立面,选择了凶手那一边,把男权和政权二合为一?

尽管如此,知识分子还是要自己继续吵架,甚至因此分裂。不论男女,这个圈子里我绝大部分的朋友都坚决反对性骚扰的温床继续存在。但是其中有一些人害怕「me too」运动会发生误伤,坏了无辜者的清白;另一些人则认为这种运动就不应该计算代价,就算有误伤,比起最终能够获得的益处也不足为道。老实说,看着朋友为此吵架,我的心情也很复杂,因为我从来都是一个骑墙派,既不愿意大家为了微小的意见不同而产生根本的立场分歧,也常常觉得两边好像都说的有理。在这种种飞来飞去的口水剑当中,我唯一比较不能接受的,大概就是过度相信舆论的市场机制会让清者自清,能让事实自动浮现的这种想法。根据我对互联网舆论环境近二十年来的片面观察,勉强可以总结出一个规律,那就是澄清事实的言论,永远斗不过无意的中伤和特意的抹黑,这就是为什么娱乐圈中有人爱搞负面公关战的理由了。明星A的团队要是想刻意斗倒对手明星B,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在网上散布一些谣言,让大家一阵热闹,搞得对手灰头土脸。当然事实就是事实,明星B的团队最后或许可以拿事实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是人性如此,我们就是喜欢看人家的坏话,不爱看人家原来无罪的真相,因为后者太过无趣;坏话总是要比对于坏话的澄清传播得更远、更有力。换句话说,这是个谁先动手谁就赢的时代。所以我只能够期待,要是这场「me too」运动还能继续下去的话,在带来一切它所能够带来的美好之余,参与其间的人(甚至是在一边凑热闹的网民)也都能够慢慢学习,逐渐摸索出一套适应这个网络环境的合理规范。但我算不算是想得太多了呢?

来源:苹果日报-普通读者

梁文道:Me too的后遗症?》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