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衰多口

读者许小姐电邮问道,为何会把专栏名字称作「兵器谱」,很简单,这个专栏每次也会论述一些字词的特殊含意或变化,且在现代社会中,文字每每是军火枪炮以外的一种文明武器,正如有道「舆论可以杀人」,文字就如兵器一样,故本栏取名「兵器谱」,就是希望论尽文字武器与我们生活的互动关系。

但有时一些不擅利用文字作为武器者,却很容易反被刺伤,说得俗一点,这就是「衰多口」。

近日最令人难忘的「出事」例子,我必选自由党田北俊主席的一番话,日前在谈到特首这热爆话题时,他被记者问及会否如支持董先生般支持曾特首时,田公子答得妙不可言,他曰:「曾司长咁醒,佢唔使啦,以后有详议题,都应该唔使我政党出头先……」,当谈到曾特首会否被「狂笃」时,田公子继续其伟论,「佢咁叻,边个笃到佢?你估好似董生咁好人……」

从这两段面向记者的谈话观察,田公子无疑是表达了对曾特首的看法,但这有必要吗?

从政治上,个人根本没有喜恶取舍的权利,贵为一向与政府关系亲密的政党领袖,这样忽然说出「倒气话」,从政治现实而言,只会有反效果。

再者,曾特首民望比董先生高,市民认受程度亦然,田公子之言,既得罪官府,又不得民心,有点不知为何而为之,令人摸不着头脑。

日不落国王夫菲腊亲王,虽然活在皇冑宫廷超过半世纪,但说话依然经常惹祸,是国际舞台上的失言大行家。2003年,这位曾参军的王夫伴着英女王出访非洲,参加英联邦会议时,有记者问道对非洲之旅的感受,王夫想了好一会儿,突然答道:「如你不介意的话,我不会说这问题。」

要知道王夫与英女王当时正身在尼日利亚。在一个非洲国家的土地上,竟连半句客套话也不说,更遑论要他擅用外交辞令增进国际友谊吧了。

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是少有因说错话而要当众道歉的国际名人。话说2001年在柏林的一次记者会上,他宣称西方文化比伊斯兰文化优胜,并指伊斯兰文化停滞在1,400年前,此语一出,即受各方炮轰,他最后在不认不认还须认之下,唯有公开道歉,赔个不是。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