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回到公务员主导政党政治玩完?

曾荫权上场,真的是一个换了新天新地的新时代吗?这就要看你是拿哪一个时代来比较了。比起建华七年那种商人主导、公务员辅助,而政党势力日渐兴起的时日,将来的政局或许就有一番新面目。但如果再往远一点的时光回溯,我们可能会发现未来竟然是过去。

很多评论都指出,在这回「董下曾上」的变局里,香港全部党派都是输家,诚然。首先,泛民主派就在这一役里完全暴露了他们这个松散联盟的全部弱点。董建华下台传闻一出,他们还在忙于四出确认消息,没有掌握先机地第一时间跑出来搞祝捷大会,把事件定调为「人民声音的胜利」,接收「胜利成果」。过多两日,在港人心情由错愕转成喜悦、伤感和茫然交错转换的时候,他们之中又有人居然由原来倒董的立场转成为董建华说起好话,进一步丧失了事件的解释权。更不堪的是,几个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脱离了感知实际民情的能力,用议会动物的本能再次祭出要董建华上立法会交代的老招,徒惹一般市民反感,觉得泛民主派大事干不成,只会搞些细眉细眼的小动作。无法于第一时间鼓动市民情绪集结力量,现在才去谈什么中央操控、两年五年,战略上根本已经无关宏旨。如果没有强大的民意支持,泛民主派就没有前途可言。

自由党商界背景出身,恃的一向是「商人最实际而且懂经济」的过时迷信,希望凭这种印象夺取中产阶级的支持,再加上一点人脉关系得到中央的信任。但是一来所谓的「商人治港」在过去七年已被证实是一种虚幻的神话,一家公司的总裁和一个城市的首脑,干的到底是两码子事。二来近一两年「官商勾结、利益输送」的传闻甚嚣尘上,加上不少富商北上告御状,指出香港政府有倾向某些财团的现象,自由党浓厚的亲商形象怎不能成为包袱?何亲商但由专业政治人操办的政党和商人亲自下场组织的党是不同的,自由党的问题就是他们从来没有转型成前者。现任国家主席胡锦涛是第一代没有参与过解放建国工程的中国领导人,但他的路线却和容许资本家入党的江泽民大有不同。从他一掌权就去西柏坡「朝圣」,又先后提出「新三民主义」与「保先运动」等主张看来,中央政府目前走的是更为关注基层百姓的左倾路向。胡温对资本家从政的看法,又岂会与江泽民一致呢?

最惨重的还要数「亲民建联」和其他「爱国爱港」阵营。民建联在上个月还摩拳擦掌,吞并了港进联之后打算大干一场,放话要挟手中百多席选委会的力量面试第三任特首候选人。怎知董建华要当政协的消息一出,仍有人懵然未醒,不知发生何事。就算是研究一国两制问题近二十年的邵善波,一直被认为是「有天线」的人,也在上周六《星岛日报》的专栏里自叹「不明白上上下下在这件事情的决策和过程」。在一般市民的心目中,「爱国爱港」阵营就算不是中央在港的分身,也是最能「沟通」中央的人马,为什么这回却显得手足无措,好像一直被蒙在鼓里呢?而且登台继位的居然是「港英余孽」,英国女王册封的爵士,这又怎能让数十年来对北京忠心耿耿,为此惨遇港英压制的传统「亲中」阵营心服?

而这番董下曾上,亲建制力量收不到半点消息的诡异局面,许多人都注意到它的不正常,却很少深入挖掘它的原因,顶多就说是中央核心决策过程保密功夫到家。但在我看来,这或许是中央对港方针根本转向的征象。意思是扬弃过去十多年扶助本地爱国势力,希望他们成为「港人治港」的主干这种思路;转而启用港英殖民地公务员系统管理香港的方式,由北京直接决定重大政治路线,忠诚的公务员则拟定政策细节并予以执行。如果真是如此,那对「爱国爱港」等亲建制阵营的打击就实在太大了。一般港人,尤其是民主派的支持者可能很难明白,对民建联来说,若有一日他们可以循普选途径赢得特首的职位,那简直就是现代中国民主进程上可歌可泣的一页了。在中国的土地上竟然有一个城市的执政党不是共产党,其情好比上海出了个市长是「民主党派」的人,而且后头没有市委书记。

要真是恢复公务员系统主导治理香港,那么政党政治的发展起码在短期内就得停滞受挫了。中央政府主张新一任特首的任期是两年,很多人的解读是要摆平不同势力,一方面测试曾荫权的能力与忠诚,另一面则给其他有志之士一个机会。可是这两年会不会也是一个测试公务员系统治港行不行得通,同时调节各方势力使他们适应「新时代」的试验期呢?

我一向不喜欢也不擅长政治预测和阴谋推论,但为了拆解眼前纷乱局势只有勉为其难。只愿这篇文字被证实为错,否则本地日趋成熟的公民社会和方兴未艾的政党政治就要面临巨变了。

【来源:明报-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