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预算案

每年三月,阴晴不定的时节,正是财政预算案公布的日子。

这个关乎政府来年财政计划公告的大日子,过去是财政司(港英时期)或财政司司长(回归后)一显身手之时,但在财政资源紧绌,政府无财的情况下,市民对预算案的期盼程度明显下降,反而一些因预算案而产生的人物与事物则甚有意思。

在港英时代的洋人财政司,每每能够借着预算案的布局来令人了解他们的理财哲学,如彭励治把财政储备准则删除的做法,是非常罕见的,当时这位胖财爷为着在当年财赤的日子中,使政府不用因预算见红而为难,大胆作出这种有违前人的做法,可见其富弹性的理财哲学。而正当港元汇率风雨飘摇之时,他果断地用上联系汇率制度,对香港之影响更不言而喻。

另一位财政司夏鼎基也十分厉害,提倡积极不干预政策时,有板有眼,夏鼎基的经济理念独到,懂得如何以理论作为分析经济政策的基础,每个措施实行的理据与分析俱备,叫人折服。

在70年代的香港,民智不及今天,但夏鼎基已提及利伯维尔场运作,他的言论与财政哲学理念为后来者带来莫大启示,其策划财政预算的理念,被曾特首及任总裁奉为金科玉律。这些财爷的风范,近几年特别令人怀念,也显得当今一辈的功架如何。

因预算案而衍生的独有景物也甚有趣味,如「派糖」—这个形容财政司司长给予一些税务宽减或优惠的特定用词,在港英管治、曾特首还是财政司时经常出现,由于当时经济意气风发,曾财爷自然可以提供形形色色的「糖果」,如提高薪俸税免税额便是市民最受落的杀着之一。

可是自回归后,政府储备由高峰期逾四千亿狂跌至现时只得二千八百多亿元,「派糖」的日子自然一去不返。

传媒预测—不知是政府事先吹风,还是传媒们神通广大,近几年的财政预算案成为各大行家表演水晶球预测伎俩、一显身手的大舞台,今年预算案公布前,因着唐司长爱好红酒的前提下,传媒们便在酒税上作出各式各样的预测解读。

另外,在一众税收项目如利得税、遗产税等,在预算案公布前均传言满天飞,可是最后结果每每会与众预测大有出入,更叫人觉得有趣的,是预测还预测,结果还结果,无论传媒与读者都不会考究预测的真确性,证明香港人对新闻消息准确度的要求有多高。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