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条条大路

人果然是犯贱的。之前看到同文在专栏里面投诉Uber拒载,我还以为这真是「个别事件」,大概不一定能够说明普遍情况,也不一定是这家公司本质上出了什么问题,直到自己也遭遇了好几次「个别事件」。

我曾经是全港的士业后援会副主席,只要身在香港,无论到什么地方都是扬手招车。这么多年以来,尽管在机场常常碰到屁股坚决不离开座位,让你自己把沉重的行李抬进行李箱,然后还要你下车时自己把行李搬出来,并且替他合上尾箱盖,但行李费用照样收足的司机。更曾经无数次碰过嫌路太远,又或者嫌目的地太近,因此要不就是一路黑脸,要不就是干脆拒载的司机。但我矢志不渝,依然忠心耿耿地做我的马路之友。然而,一份等了太久但却没有等到回报的爱,始终是不牢靠的。终于,在我前两年写过一篇类似分手宣言的东西之后,我就开始变换轨道,把在香港路面出行的一半时光交付给了Uber。

为什么要改乘Uber?这个道理就不用多说了。当然不是因为贪它便宜,而是因为相信它能够提供配得上价钱的合理服务,以及更干净的车厢。至少,我不用像乘坐的士那样,老是要开着自己的手机卫星定位,替司机人肉导航。我还自认是一个不错的乘客,把给小费的习惯延续到了Uber上面,每次行程结束,除了五星评价之外,我还习惯为司机们送上一份小小心意,就像我当年爱的士那样地去爱他们。直到最近。

先是一次在中环置地广场,车子开过来了,司机摇下车窗,仔细看一眼他手机软件上的目的地之后,跟我用耳语般的音量嗫嚅了两句,我隐约听到大概是他车子出了问题的意思。然后他又立即合上车窗,把车子开走,丢下我在路边呆立。没错,我是整个人呆住了。因为我根本来不及反应,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过了一会,我才用我多年全港的士业后援会副主席的经验来安慰自己,也许他的车子是真坏了。

然后又有一次我赶去机场,直到登机才发现有一样东西落在了车上,我在飞机起飞之前刚好来得及给司机和Uber发信息。结果这件事情始终没有得到任何回覆。我又想了一想,觉得这也是正常的,坐的士坐了这么多年,有哪一回你丢了东西在车上是能找回来的呢?

再来是在金钟一家酒店叫车,等了十几分钟,车子都还没到,虽然定位显示它其实就在附近。和司机联络上之后,马上就能够感觉得到他的愤怒,原来是嫌我的定位不准确。但我明明输入的就是这个酒店的名字,怎么会不准确呢?酒店礼宾也过来帮忙,和司机理论了半天,并且引导他顺利抵达我们所在的位置。在等车的这十几分钟里,这位礼宾先生还跟我说,最近他们看到不少Uber司机拿的是P牌,说不定这个不满的司机也是其中之一。我还非常震惊,原来刚学会开车,就能开Uber吗?后来见到司机,我才释下疑虑,怎么看他都应该是个有经验的老司机了。而且后来我发现他说不定还真是一个开惯的士的老司机,因为他就跟老一辈的的士司机一样,和卫星定位系统有一种似近还远的关系。一上车,他就跟我投诉Uber的定位系统不准确。果然他开车也不喜欢跟着软件的指示,很有自己一套,那天我要去大围,他差点把我送到了大埔。尽管我已经金睛火眼地盯住,我们却还是绕了不少弯路。直到下车,他还在持续牢骚,整个反应都让我有一种似是故人来的感觉。原来现在坐Uber就跟坐的士是一样的了。这让我想起家人的告诫,叫Uber一定要看准4分以上的司机才好,而我那天遇到这位司机评级正好不到4分。可见Uber还是不一样,至少能让乘客选择,所以你找了评分不高的司机你活该。

前几天我另一位家人遗漏了手机在车上,他一下车就意识到了,于是立刻联系司机,但那位司机居然就关上了手机,就和那部遗失手机一样,怎么打也打不通。然后我们几个人又和他分别联系Uber(有过这种经验的人大概都晓得,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他们没有客服热线,你必须在手机软件的目录里面搜寻一番,才能找到最正确的渠道),几天不见回覆。终于我们忍不住了,发了一则语带威胁的信息给Uber,声称我们要报警。不过我听说过,最近的警察不爱管这种小事,除非你去上街示威,扰乱一下公共秩序,他们就会抓你回去,你就有机会在录口供的时候顺便投诉报案。尽管如此,原来在香港号称要报警也还是有点效果的,我们一小时内分别就收到了Uber的回覆。大意是他们联系过那位司机(还是Uber厉害,我们就一直联系不上),他没见到车上有任何客人留下来的物品。又由于我们准备报警,涉及私隐和司法,他们不便提供更多信息云云。

后来我有一番深刻的自我反省,深觉自己过去多年来的作风太过奢侈,白白浪费了香港驰名天下的公共交通系统。其实我只要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让自己不要那么忙,又或者提前做好时间的规划,自律一点,我就根本用不着的士也用不着Uber。于是我决定转搭港铁。料不到,正正就在我决定重新做人的第一天,我就碰上了那场列车相撞的意外,和当天许多市民同一命运,共同呼吸。我什至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命太不好了?一搭地铁,就连累了几十万人?昨天我还看到新闻,发现负责红磡站扩建工程,又改图则,又剪钢筋的礼顿公司竟然勇夺港铁颁发的「安全银奖」,才晓得自己最大的问题是我对于交通的观念和标准的整套标准都过时了。就连最基本的什么叫做安全,我都跟不上香港今天的主流步伐,将来又怎么能够跟上时代一起做个大湾区人呢?

还好,我家附近停了一堆被人弃置的黄色共享单车。不久之前,它们还被人认为是奇迹,是新中国的四大发明之一。不坐的士,不叫Uber,也不搭地铁,我自己踩单车总行了吧?而且它还是个很不错的运动。没想到那几架荒废了大半年的单车,居然没有一辆是可以骑得动的。难怪我的邻居把它们当成装饰品,放在门外,搭配几株小树,车篮子上放置花盆,屋檐下吊了一盏灯笼,很有欧陆风情。

来源:苹果日报-普通读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