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他们全在影射

禁书总是叫人好奇。有些时候,一本书或者一位作者,就是因为封禁,才忽然在另外一些渠道走红。例如这本《西汉竹书﹝老子﹞注释评介今译──老子向君上的建言》,据说因为「存在严重政治问题」,所以胎死腹中,印好了都不让出。一部研究竹书老子的著作,居然也能够有严重政治问题,这能不叫人好奇吗?承蒙师友传赠,我立刻丢下手边原有的读物,捧读贵州党校教授尹振环先生的另一部著作《帛书老子与老子术》。老实说,单凭他这本十多年前的老书来论,在多如银河沙数的《老子》研究者当中,尹先生恐怕算不上拔尖。不过看完之后,我就立刻明白为什么他们会说他有问题了。原来尹先生真把《老子》解读为一套对为政者的建言,建议他们可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永远正确,也永远别轻易接受各种巧言令色的吹捧,既不能贪慕政治权力,也不可包藏私心;而且还要注意,对着全天下宣称自己是个大公无私的圣人,如此「强称贤良不会有好结果」。今天在大陆一个稍微有点政治敏感度的人,看了这样的文字,可能都会立刻产生联想:「你这是说谁呀?」所以不管你研究的是老子还是孙子,相关部门先禁再说,以免多事。

政治影射这种事情最有趣的就是它的灰度,理论上可以大到两边都能利用的程度。存心要借古讽今,指桑骂槐的,可以说我明明讲的是老子对政治人物的看法,而且那些看法放诸四海而皆准,难道你以为今上是老子所批评的那种人吗?过度敏感,又或者存心挑刺的人,则能在一段无辜单纯的文字当中读出最辛辣恶毒的讥讽。在一个言论不自由的国度当中,这两端的游戏来回进退,是玩不完的。而在一个言论格外不自由的空前紧张环境底下,这种灰度则会被不断压缩。例如几年前先是盛极一时的「民国热」被煞停,因为他们担心这是一种否定当代的怀旧。然后有些讨论苏联和前东欧的文章被删,因为当局认为论者是存心借着那些垮台了的共产党政权说事。再来则轮到一批讲述纳粹时期德国历史和政治的书籍被禁,主要原因是许多不能直接说话的读者透过书评和讨论,把历史演绎出了现实意义,当局一紧张,干脆把「纳粹」和「法西斯」当成关键词似的。终于到了今天,就连先秦思想也都成了雷区。

影射是种你看到了什么,它就是什么的格式塔游戏。面对人家的质疑,你很难辩驳自己的真实用心,因为他就是要把你看成老妪,你再怎么说自己其实是个少女都没用。从前大家都会觉得,那种存心要在一切最不可疑的地方看出问题的人,若不是受到政治压力,深恐受到连累,害怕职位不保的官僚,就是单纯的坏人。而现在中国比较有趣的一点,是竟有一批人专门受训受薪,把这种事当成了职业,而且他们的规模已经大到成了一种维稳产业当中最有前景的一门。

我说的当然就是今天大家非常熟悉的审查员。由于政治需要,以及环境所迫,任何涉及信息发行和流通,稍具规模的企业都不能不自聘审查人员。请注意,这些人并不是公务员,他们其实是企业员工,花在他们身上的开销全都算在企业账上。但这并不表示这只是一种无谓的支出,只要有本事有地位,它完全可以变成一种赚钱的行业。近日大陆一份著名的新闻刊物便曾报导:「在人民网的业务构成中,审核是极为核心的板块,人民网公告显示,其第三方内容审核业务收入2018年同比增长达166%,成为公司所有增长单元中,增长幅度最高的业务板块」。这么重要的盈利板块,人民网现在把它放到了山东省会济南。原因之一是因为山东的房租便宜,人工比较低,而且大学生不少;原因之二则可能是因为济南已经在这方面形成了群聚效应,有利于人才流动。根据这篇报导,在人民网落户之前,已经有今日头条(含抖音等)、一点资讯、凤凰网、最右等多家互联网公司的审核队伍落户济南,济南地区审核编辑岗的总人数已经接近5000人。我们看到的新闻、文章、视频、图片、段子等内容,有很大一部分会先经过济南,再呈现到我们面前。……济南某高校新闻专业的老师透露,很多新闻系毕业生可能不会把审核岗位当做首选,但是在找到更心仪的工作前,或是考研备考前去实习,还能拿到不错的报酬,也是大家乐意的选择。在头条实习过的一个毕业生表示,这里的团队氛围还是非常好的,年轻人的确是很受锻炼。」

我们不妨大胆推测,这种行业就跟任何其他行业一样,皆有它的考核指标,达标甚至超标的,自然会受到赞赏,升级加薪在望。审核怎么来衡量达标与否,应该不是看审漏了的东西有多少,越少越好。因为这种事情一旦出错,或许就是大事。所以应该正面地看,是你审出的问题越多,表现越好才对。如果真是这样,那就不止要挑出摆明车马的批评和嘲讽,更得无疑处见有疑,让所有躲在暗处的影射无处可藏。又由于产业需要壮大发展,我们大概可以预想将来被认为是影射的东西还会无限扩张,甚至到了每一句话听起来都像是在给君上的谏言一样。

来源: 苹果日报-普通读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