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职称

大陆流行简称职务,因此范局长可以叫做「范局」。何处长可以叫做「何处」,钱科长就是「钱科」了;听起来很容易让人会错意,以为是「饭局」、「何处(where)」和「前科」(犯)。

称呼人要看他的职务,很有中国特色,自古皆然,有说这是中国官本位思想的表现。

比如一位博士姓罗,我们自会称她罗博士;如果她是大学教授,大家就会喊她罗教授;又如果她恰巧在大学里当了个行政职务,比方说是校内宣传部长,那么肯定就以「罗部长」一名最为尊重了。

这里的逻辑是有学历叫学历,有教职喊教职,有官职则必称官职,官职地位最是崇高。更奇怪的现象是对方若为某职务的副手,则称呼上切忌有个「副」字。

例如陈副总理得叫做「陈总」,梁副校长得叫「梁校长」,李副局长必须是「李局长」。这里的原则是尽可能地把对手的职位在可能的称呼范围内推高半级。

当然你如实地叫人家「陈副总」、「梁副校长」和「李副局长」也没甚么不妥,只是没法使被称呼者得到最大满足感,显得你不够世故得体而已。

反观欧美,除了少数例外情况,一般只需用上「先生」、「小姐」和「太太」就够了(有关女性称谓的性别歧视是另一个问题)。它反映出来的价值观是人人平等,尊重人人,不以所在职务取人。

起码在称呼上力求中国式的称呼则一方面表示出大家都很在意自己的职位高低和相应的权力大小,彷佛做人的价值全在你官做得有多大,于科层体系内爬得有多高。

另一方面似乎暗示人家对你的看法和态度也决定于你的官位大小,如果你是个「客户服务主任」,虽然礼貌上也可以尊称阁下一声「主任」,但实际上握手也就可以不用太热情伤了筋了。又如果你离休了,从部长变回先生,没有了职权少了官印,那就更是可以匆匆招呼一下了事。

难怪现在有人怀念改革开放以前的日子,起码那时候全国人民都叫「同志」,既革命又平等,没有这般封建。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