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教宗(二)

依据圣经纪载,耶稣把伯多禄称作他建立教会的「盘石」,这也就是后来天主教教宗谱系的源头。也就是说在早期教会里面,伯多禄是所有门徒之首,是整个基督信仰运动的领袖。在伯多禄被罗马帝国倒钉十字架致死之后(据说伯多禄觉得自己不配采取和耶稣一样的受刑姿势,所以要求头上脚下倒挂在十字架上),他的传人也继承了首徒之位,形成今时今日教宗一脉相承的传统。

对于英国圣公会与希腊正教(东正教)而言,当今教宗继承了伯多禄的位置这个说法,大致是可以相信的。只是他们不一定接受伯多禄不可置疑的领袖地位,更无法接受这个地位居然可以代代相传直到今天。对于新教或者基督教的众多派别而言,根本连《马窦福音》里耶稣的那段话,是否可以援引用来支持伯多禄首徒之位,也很值得怀疑。有些教会甚至更进一步认为教宗窃据高位,其实就是《默示录》里所说的「反基督」。

汉斯昆身为一个天主教神学家,则在考察教会史之后,指出在第一个千禧年里,宣称是伯多禄传人的罗马主教相比起其他地区的主教,并不显得特别崇高,更不具有至高无上的宰制力量。他认为教宗和教廷的权威是人为的产物,并非不证自明地来自神意。特别是到了十九世纪的「第一次梵蒂冈大公会议」,加入了「教宗不会犯错」的教条才把教宗地位推向高点。

刚去世的若望保禄二世一方面说要促成基督信仰内不同派别的和解,另一方面却丝毫不肯放松教宗无上的尊贵地位,实在只会强化了大公教会分裂的趋势。

汉斯昆在他的名著《论身为基督徒》(On Being A Christian)里曾把伯多禄的职务理解为一种「功绩、实践、行动和具体实现的服务本身」,而非「权利与继承之链环」。如此说来,谁「追求精神责任,道德引导的真正教牧首席权,和照顾了教会整体的福利」,谁就是履行了伯多禄职务的人。

反过来说,如果有人虽然承袭了教宗的位置,却没尽到上述责任,他就不可能是伯多禄的真正传人。所以天主教历史上少数滥权贪污甚至生活奢靡放荡的教宗,根本不能算是教会的首席。

教宗已死,新教宗即将诞生,但围绕着他的争论看来仍然不会止息。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