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罢买日货

「罢买日货」这讲法从日本侵华一刻开始,已成为了万千中国热血男儿的口号和抗议标语的题材。说了数十年,日货依然在你、我身边,袋中的手提电话,家里的电器用品,不多不少也有日货存在,足见日本已由武力侵略变成经济入侵,且成效昭着,虽然近年我国以廉价国产电器反攻,但整体上日本仍在高科技、高增值产品上大占上风。

从民族大义出发,罢买日货的想法确是一种抵制外敌的精神表现,翻阅昔日史料,大概可以了解中国社会在罢买日货这课题上的环境变化。

除了由示威者展示罢买日货的标语外,传媒可说是最着力及具有功效性的推动者,从抗日战争开始,传媒便不断把这个讯息传扬开去。

翻看1931年10月份国内出版的报章《申报》,便有一家名为冠生园的糖果、饼干公司,以「抵制日货贵在力行尤贵乎有恒心提倡国产不尚空谈要做实际工作」作为口号,推销旗下各式各样的食物,图中更有一罐名为中山牌橄榄的食品,画上国父孙中山先生的肖像以作招徕。

另有广告篇幅标题为「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内容为售卖一种手枪型的糖果,并呼吁「我国儿童请购此每柄三角四之手枪糖先练习射击之法」云云。

显然早年我国商人们大多晓得利用时机、顺应民情,懂得把民族情义投射在商业行为上,并从而引伸出用国货便是爱国的思维逻辑。时易世移,今时今日,各大广告商已不再热衷于利用这种富有敌忾同仇、民族大义为先的宣传手法。

从社会形势而言,现在民众间的反日情绪虽然高涨,但仍难以与抗战时期、风头火势时比较,故罢买日货的理念,可能只会停留在民间抗议时才会出现的阶段,且难以令民众落实执行。若从实际情况分析,现在的日货与抗战期间的日货从本质上也大有不同,现下日资企业在国内大肆扩张,所谓的日货,很多其实是出自我国工人之手,中、日之间的经贸、劳动市场的互联关系,远较国与国之间的国际外交关系来得更为紧密,故此,现在谈上罢买日货这课题时,所考虑的基本因素远较昔日来得复杂、难缠得多。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