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即将来临的南方基督

在电视上收看已故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葬礼,可能会让很多天主教徒讶异,怎么会有那么多主教穿的不是他们所熟悉的红衣,戴的不是他们见惯的小红帽,而是有的披黑袍,有的戴皇冠。再细看一眼贵宾席,除了英国圣公会及东正教之外,还有一批衣饰奇特的非洲人亚洲人,似乎也是主教一类的大人物,却从未听过他们所属的教派,到底这些异人是打那里来的呢?

美国学者菲立浦‧詹金斯(Philip Jenkins)在他两年前的《下一个基督王国》(The Next Christendom)里更描绘了一幅让所有第一世界基督徒震惊的图像:基督信仰从来就不专属欧美白人所有,大家都忘了这是个来自亚洲的宗教。正如耶稣是个操亚拉美语的近东居民,而非金发白脸的欧洲人一样;那些奇装异服的主教来自比罗马天主教还要古老,或许也更「正统」的亚非教会。在最早的基督信仰运动里有五个大主教区,「只有一个在西方(即罗马),其他四个有三个位于亚洲(君士坦丁堡、安提阿和耶路撒冷),一个位于非洲(亚历山大城)」。当第一批英格兰人归信基督的时候,埃塞俄比亚的基督信仰已经传承了十代人。而世界上第一个把基督信仰定为国教的,不在欧洲,而是亚美尼亚。

好吧,就当这一切都成了历史。就像一度是世界上传播范围最广的基督教——中国人所熟悉的景教,终于也销声匿迹了,现在的基督信仰难道不是白人随殖民帝国的势力,才传遍五洲四洋的吗?的确。但是詹金斯又指出现在基督信仰的重心已不在北半球。随南方人口的增长和北半球各先进国家的世俗化,南半球亚非拉地区的基督徒人数已经超过欧美,这个趋势还会持续下去。

更有意思的,是这些「南方基督徒」的信仰形式与北方人习惯的「正统」大有不同。首先,他们都很穷,「坐在客厅的美国人可能没有意识到,那些电视上的非洲饥民也和他们一样,都是基督徒」。所以这些信徒是很认真地把基督当成「穷人的解放者」。其次,正如天主教初入欧洲承袭了古罗马异教的习俗仪式,现在的非洲教会也根据他们的文化,强调神迹、治疗和圣神降灵。北方的基督徒宁愿相信圣经里的奇迹是寓言,但一个非洲信徒却说:「死人复生,恶灵被逐都是耶稣做过的事。但白人却教我们读圣经而不要做圣经里的人做过的事」。

很多人批评若望‧保禄二世太保守,不准神父结婚,反对同性恋和堕胎,迟早会把天主教堂变成不合时宜的博物馆。但按照《下一个基督王国》的描述,可能教宗是对的。因为南方教会要远比北方保守,而他们才是基督信仰兴盛的未来。或许有这么一天,我们会看到伦敦的一个教堂里,白人信众仰首接受一位非洲牧师的祝福。现在南方教会的北上传教已然开始,世界的宗教地图早就变得我们无法辨认了。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