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冯振超:干净国家—新加坡

形象健康的新加坡政府在眼看澳门以赌兴家后,终于按捺不住,正式宣布批准开设两家赌场,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国会上把开赌说成是成为新世界一分子的一种体认模式,开赌就能够不会落后于世界大形势。昔日太平盛世时,谈论立法准许赌博,是很多国家的大禁忌,但经过金融风暴后,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赚取外汇最实际,道德沦亡成为次要考虑。

新加坡一向是纪律严明的国家,在我的印象中,当踏进樟宜机场大堂后,整个环境都有条不紊,十分齐齐整整。沿途进入市中心的道路上,连丁点儿垃圾也没有,摆街小贩更是稀有动物,难得一见。

今次李显龙总理的一席话,把开赌这决定与增加竞争力、解决经济停滞不前等因素拉上关系,纯然是意图把这个偏门行业引进新加坡找寻开脱借口,令情况合理化,李总理心中的赌业已然为经济发展原动力,成为国家政策的一部分,社会必须接受的政治现实。

相对于新加坡的果断直接,香港虽然在开赌问题上未有定案,但从另一角度出发,这可能正是香港核心价值的可贵之处。

还记得赌波合法化的议题上,正、反双方意见针锋相对,政府就是最后首肯,当中亦用上大量游说工夫,以求平息反对一派的声音,并迅即成立一些基金,以助病态赌徒们改过自新。

虽然有说这些只是一点儿的政治公关show,但这也证明香港政府在推行敏感政策时,还会利用民主社会的一套,表征效果是对社会民意负责,并把一言堂形象尽量淡化。

新加坡民风纯朴,是亚洲区内的干净城市,政府主导性强,属于强势政府统治模式,不过,这次毅然决定开赌,无论是政府、人民还是游客相信一下子也难以适应,政府的主观意愿,无可避免会遇上客观环境冲击,正如当你我踏进图书馆时,目的自然是读读书,以求充实知识,但图书馆突然把风格一转,变成藏春阁,大部分读者必然也未能接受这种不知应如何自处的逆转吧。

故此,新加坡在开赌时,最大的成本相信并非大兴土木起一些甚么世界级赌场,反过来如何把正气的国家形象,变得多姿多彩才是最费煞思量!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