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国共合作(二之一)

很多人把连战访问大陆的这次行程看作「第三次国共合作」,而一谈到国共合作,两岸的「正统」史观就有截然不同的解释方式。在共产党而言,两度的国共合作一次是为了反对军阀割据,一次是为了抵抗日本,都是共产党衷诚为国不惜与对手合作的绝佳范例。可惜蒋介石狼子野心阴谋搞怪,才弄成了个内战的局面。对于国民党来说,反倒是共产党打着合作的旗号,试图缓和被压制的危机,换来暗中壮大自己的机会。所以国共合作也者,无非是让国民党吃大大亏的诡计。

这种非此即彼的刻板印象很容易蒙蔽国共合作在现代史上的重大意义。尤其是1923年开展的第一次国共合作,基本上塑造了现在人们常说的「一党专政」「一党治国」的模式,十分重要。想当年孙中山南下广州,非常不满袁世凯及一众军阀的统治模式,立意要把原来的革命党改造成更有力量的国民党。但彼时的革命党不只涣散,而且充满帮会色彩。

早期的共产党领袖陈独秀就很不欣赏孙中山管理政党的手法,例如孙中山要革命党党员打手印以向他个人效忠,陈就觉得是种荒谬绝伦的黑帮风格,毫不现代。所以当接到莫斯科来的指示,要他先和国民党合作,推进第一阶段打倒「军阀和封建地主的民族主义革命」之后,才再开展共产党自己的无产阶级革命,陈独秀并不甘心。可是向来热衷寻求外国援助中国革命的孙中山,此时却很欣赏苏联来客提出的合作建议;而同时让陈独秀也被迫要带着同志加入国民党共襄盛举的,也正是那名苏联派来的特使,他就是共产国际代表鲍罗廷(Micheal Markowich Borodin)。

说起这位外国人鲍罗廷,实在是中国现代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但却常在后来的历史中被低估了他的影响力。他早在1903年就开始为列宁搞秘密工作,1905年在俄罗斯的革命流产后流亡海外到了美国。他曾在芝加哥这个当年北美的左翼基地教小学,早上教书晚上活动。1917年列宁终于成功掌握政权,鲍罗廷乃回到苏联,专事共产国际在全球指导的革命工作。

他去过欧洲、墨西哥和美国从事秘密串联。1923年10月6日来广州的时候,鲍罗廷已经是个经验丰富足智多谋的专业革命家了。他下一步要干的事,就是鼓动孙中山改造国民党。后来我们知道,他也改造了中国。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