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国共合作(二之二)

只要我们摆脱两岸固有的僵化史观,就能发现上个世纪二十年代的第一次国共合作,既不只是两个主导了现代中国史的政党如何共同对抗军阀割据,也不只是这两个党彼此假意合作然后出卖对方的故事,而且还是一次奠定了现代中国政治结构的重大事件。

当时的「中华民国」,号称是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实则辛亥革命只是革掉了满清政权的命罢了,并没有真正建立起一个统一且民主的国家,各地的杂牌军想搞的其实是清末以来的「联省自治」。也就是说各个地方势力其实是希望各省独立,然后维持一个松散的全国联盟。

就算早年的毛泽东,脑子里也是希望湖南独立多于解放全国。比较倾向自由主义的人,则试图在四分五裂的状态底下,渐渐形成美国式的联邦共和国,州有州权,省有省治,再结盟为一个联邦政府。

可是性格有帮会独裁色彩,思想来源复杂的孙中山不吃这套。特别是在袁世凯搞复辟当皇帝之后,更强化了孙中山那种若要结束乱象,就得大一统的思路。

英美式的政党是先有一套政治架构,然后再发展出相互竞争但都遵循游戏规则的不同党派,相对而言党内纪律松驰,党员可以各有意见。

但孙中山认为中国仍然处在革命阶段,要的不是多党竞争,而是一个强有力的政党带领大家成熟觉醒的苏联模式。可是孙中山有的是意见,没有的却是工具和手段。

正好这时苏联的共产国际先后派出许多代表,协助国共合作,尤其重要的是鲍罗廷,他一到广州就被孙中山指派为国民党的特别顾问,地位非凡。

孙中山死后,他甚至一度俨如国民党的太上皇,过问一切重大事务。鲍罗廷带来的,是列宁式政党的结构和管理手法:限制党员自由,强调统一的思想模式,森严有序的阶层结构,严格的党员筛选标准。

这一切都很对孙中山的胃口。而且在鲍的协助底下,孙中山进一步发展了党大于一切的「一党治国」模式,甚至还炒掉了当时主管司法的最高官员,只因为他主张「党规不能大于国法」。

由此可见第一次的国共合作其实是把列宁式的政党和国家观念移植到中国的实验。

自此之后,不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大家都是依循同一个模式治党治国,也就是今天所谓的一党专政。而民进党称是民主进步的政党,其结构居然也是抄自国民党。国民党自己呢,居然要到下一届党主席选举,才开放给全部党员直选主席。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