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动物外交

这笔必须付出的慈善捐款碰到了统独争议的核心,因为按大陆有关规定,收到熊猫的若是外国动物园,就得比国内的动物园付出多一倍的捐款。那么台北木栅动物园是国外还是国内呢?按大陆的说法,台北当然是可以给少点钱的国内地区;但如果台独分子坚持台湾是另一国度,那就得多掏腰包了。

这个统独问题还涉及到收送熊猫这个行为的命名方式:到底这算不算是「熊猫外交」?大陆和台湾的往来能叫做「外交」吗?

「熊猫外交」是中国继「乒乓外交」之后的另一个伟大发明,而且更能讨喜,毕竟胖嘟嘟圆滚滚的大熊猫有谁会讨厌牠呢?外国的小孩子看着牠长大,或许日后会对中国格外有好感,觉得中国和熊猫一样,虽然躯体庞大但毫无杀伤力,就算崛起也肯定是和平的。

因此政府有意无意之间把熊猫捧成一种象征中国的动物,虽没有虎豹那般雄壮,那么让国人自豪;却可亲得多,能打动老外的心。

动物成为外交工具,非自今日始。中国史籍记载,阿富汗地区的古国就曾贡献狮子入华(可见当时中亚地区是有狮子的),郑和下西洋亦曾带回传说中的麒麟(其实就是长颈鹿)。

但这种致赠动物的行为,其意义与今日的动物外交大有分别,因为狮子和长颈鹿等珍稀异兽是送入宫中的奇宝,价值不在牠们代表了甚么国家甚么民族,而在于物们是那些国家那些地区的土特产。也就是说古代异邦赠送动物,着重点是它罕有而珍贵的价值,与钻石琉璃的地位差不多,而非牠们象征了甚么民族文化的特性。

四川熊猫当然是濒临绝种的动物,否则也不会成为世界自然基金会的象征。可是把牠们双双地送上飞机却绝不只是朝贡献宝,还有一种额外的国族象征意义。可是自然生物又是怎么负担上了人类的价值,成了国宝的呢?我们下回再谈。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