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民主从旧区重建开始

——民主,从旧区重建开始(二之一)

什么是「H15」?「H15」是市区重建局在湾仔老区的3个项目之一,指的是利东街一带大约8900多平方米的范围,包括了54座建筑物、930个住户和100多家小商铺(其中包括了香港人熟悉的「喜帖街」)。市建局正打算搬迁这里的全部居民和商户,清拆所有房屋,然后一如以往地把这块地面平整过后,再准备推出市场。在这富有传统香港风味的老湾仔地区,已经有「H16」(船街项目)和「H17」(湾仔道项目)先后经过这些步骤。

什么是「H15」?它也是香港有史以来第一个居民参与的市区更新计划。在一些规划师和社工等专业人士的协助下,这个地段的居民主动提出了他们的规划案,正在等待城规会的决议。「H15」是发生在同一个地区,两套市区重建方式,两种规划理念,两种政治过程及文化的首趟交锋。

一直以来,在香港的主流论述里面,民主就意味立法会和特首的全面直选。「争取民主」4个字,几乎和「争取07、08普选」是同义词。而一提到民主,我们又会想到公民社会;一谈公民社会,就联想到七一大游行等示威活动。似乎民主就是去投票选择政治领袖,公民社会就是香港市民争取这种选择权力的集体行动。可是民主实在不只是隔个四五年就去投一次票这么简单。它还应该有更广阔的意义范围。难道民主不也是每一个公民有权参与有权决定会影响他生活面目及质素的重大公共事务吗?难道民主不也是政府得在制订政策的过程及决策的机制中放下那种从上而下「以我为主」的心态吗?所谓的公民社会,难道不也包括一组肯定民间互助精神,以及尊重个人权利的价值观吗?「H15」居民参与规划案的历史意义,就在于它是香港市民首次要求有份决定他们居住空间的未来面貌,也在于它是一次比较民主的空间权利主张。

「都市规划」规划的不是一个没有社会背景的空洞城市,所有的都市规划也都是一种政治过程,它可以把一些人从一个有工作且各种设施健全的传统小区,迁去远离城市中心的地带「填边」;它可以产生更多的财富,也可以加剧贫穷。只要回想一下屯门的历史,再看看今天的天水围,就会明白我说的不只是抽象的道理,而且是具体的现实。

但是在香港,旧区的重建和城市的规划从来就不是一项严肃的政治议题,更加没有被放进公民社会的建立与民主化的整个进程里面思考。无论是政府和官方单位,还是一般市民,大家在重建过程里考虑的,都只是赔偿金额足够与否。例如市区重建局和它的前身「土发」,在决定要重建一个旧区的时候,不用搞任何正式深入的居民咨询,只需在报上登个通知,无人反对的话几个星期之后就摸上居民门口估量一番。在「H15」重建案里,甚至有市建局职员进了居民家门之后,不问准不请示地就自动翻箱倒杠,令人气结。居民不能梦想他住的地方未来会变成什么模样,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对市建局抛出来的赔偿价钱,说接受或者不接受。如果选择不接受,市建局职员有时还会语带威胁地告诉业主,以后的价钱会更糟。如果住户向议员求助,议员们提供的协助往往也是讨价还价,而非让居民在居住空间的权利上得到伸张。拿到钱之后,很多居民会发现他再也不可能住在原区;而那被推平的旧居上建起的新楼房,则住进了更有财力的新来户。

【来源:明报-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