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星战信仰

星战迷中最奇特的,大概是一群「原力」(The Force)和Jedi的信徒。前年英国的一次人口普查里面,约四十万人在宗教信仰一栏填上Jedi或者原力。这个数字比英国的佛教徒和锡克教徒加起来还多。

后来在澳洲的一次人口普查里面,也有相当一批人自称是原力的追随者。你以为这只是开玩笑吗?恐怕不是,他们已经展开定期的仪式聚会,甚至有了教堂般的聚会场所。

《星球大战》这部虚构作品,已经成了一股新纪元运动中新兴势力的灵感温床。正如《西游记》里的无量寿佛孙悟空,竟也是中国民间信仰的一个神祇。

其实《星球大战》的确有一个东西宗教融和的架构。比如安纳坚(Anakin Skywalker)只有母亲没有生父,据说他的妈妈乃是原力直接作用受孕的,这简直就是圣母玛利亚童贞女怀孕的翻版。而安纳坚则是创造宇宙原力的「独生子」,被认定是恢复世界秩序平衡的「获选人」(The Chosen One),这则是科幻太空版的弥赛亚传说。但这位原力的儿子,却从以谦卑自制为行事原则的Jedi(原力的仆人),经过愤怒、骄傲和不断膨胀的欲望诱惑,坠入黑暗之中,变成最大的邪魔。一看可知,这是在呼应路西法的经典故事。

与此同时,我们还得留意《星球大战》里的正邪并非二元对立,截然可分的两种势力,而是同一股原力的两个面向。而这个原力也不是一个有人格有智慧的超自然神祇,却是一种蕴生万物与天地共生的存在。

这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中国的「道」或者其他宗教里面的一元论倾向。此外,Jedi那种一方面静思冥想原力的奥秘,另一面修习剑法的隐士训练,则教人想到少林武僧般的「禅武不二」,或者以射箭修禅的日本和尚。哲学家卡普托(John Caputo)认为,《星球大战》这出穿了科幻外表的宗教寓言典型的新纪元信仰。

学者们过去总以为现代世界表现了科技昌明,一切都要讲理性,古老的宗教和对超自然的崇拜迟早要一一退席。

但在这互联网串通全球,人类正朝基因改造与纳米世界进发的时代里,超自然力量却以新的形貌卷土重来。卡普托认为《星球大战》第一集的其中一幕最能说明这个现象,那就是Jedi大师Qui Gon用一个小仪器替幼年的安纳坚验血,犹如要取得基因样本一般地为他测试一种叫做midichlorians的东西的含量。原来体内midichlorians含量越高,一个人的原力就越大。超自然力量居然能科学地测量解说,更奇妙的是,安纳坚这小弥赛亚的身份,竟然是用验血的方式证明!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