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差额选举

最近埃及举行全民公投,通过未来埃及总统选举,可以多于一位候选人,而不只穆巴拉克一人演独脚戏。换了华人小区的说法,这叫引进了差额选举,令选举较具竞争性。

在中国极其缓慢的政治改革进程之中,曾几何时是进步的象征。中国在一九五三年制订中共建国后的选举法时,规定各级人大实施等额选举,候选人人数与议席空缺一样,选举缺乏竞争,也没有意义。邓小平上台后,在一九七九年开始修改选举法,引进差额选举,这一度是中国政治改革的里程碑。

不过,后来不少都发现了,如果引进差额选举时,提名机制上并无作出放宽,提名门坎异常地高的话,纵使有差额选举的条文存在,但仍然不可能有真正的差额选举,这种差额选举条文也只是装饰品。

以最近的埃及宪政改革为例,虽然埃及总统选举可以多于一位候选人,但候选人要取得国会百分之十五的议员提名,而埃及国会基本上受穆巴拉克所领导的民族民主党(Egypt National Democratic Party)所控制,反对党所占的议席极少,因此反对党很难取得所需的提名人数,结果穆巴拉克照样可以在独脚戏下,连任埃及总统,这难怪埃及反对党,不分宗教左右,都全力呼吁选民杯葛全民公投。

在香港,另一个前英国殖民地,特首选举名义上都是差额选举,容许多于一名候选人,不过,由董建华连任那届开始,香港特首选举就像埃及总统选举一样,都是实质上的等额选举。董建华连任时,没有候选人和他竞争。而曾荫权爵士现在参选,居然希望争取到超过七百名选委的提名,民主党主席李永达,以及金融服务界的立法会议员詹培忠,争取得一百名选举的提名都相当艰难。

因此,就算选委人数增加了多少,以至引进了差额选举,都不代表政治制度更为民主,当权者只要紧紧控制着提名门坎这道死穴,差额选举都会被搞成等额选举,没有竞争的选举,民主程度如何都可思过半。

由埃及和香港的例子,香港人不要以为选举人选增加了,政制就有了进步,如果选委增加到一千六百人,但特首候选人所需的提名人数同样加一倍的话,那日后的特首选举,正如其他等额选举一样没有看头。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