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爵士与骑士(下)

在骑士不再主宰欧洲战场后,售卖相当尊贵的骑士名衔,一度成为欧洲皇室解决财政问题的灵丹妙药。不过,近一百年来,英国作为少数仍然保存君主立宪制的欧洲国家,不再出卖骑士,亦即香港称作爵士勋衔,骑士由财政工具,又转变成一种笼络人心的工具。

在工业革命后,英国在海外大肆扩张殖民地,但管治不同种族的殖民成为一大难题。为了笼络人心,皇室由一个具实权的机构,渐渐成为一种统战工具。今天英国皇室的网页,就指明皇室在现代社会的角色是「荣誉的泉源」(Sovereign as ‘Fountain of Honour’),勋衔的统战作用,不言而喻。

由十七世纪开始,英国皇室就颁授越来越多各类型五花八门的勋章作为政治工具。在1783年,英国皇室就开始颁授Order of St. Patrick,用作奖励在爱尔兰支持英国统治的人,在1922年,爱尔兰独立才停颁。

在一次大战期间,更开始颁授Or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的各级勋章,亦即我们熟悉的OBE、MBE等勋衔。骑士地位,亦渐渐与英国整个勋衔系统整合,成为英国各种勋衔中,级别较高的一级。

勋衔政治用途相当多,既可以用作奖赏、激励英国国内对社会有贡献的人,亦可以用来维持殖民地精英对宗主国的忠诚,更加可以作为外交工具,加强英国与盟友之间 的关系。与英国关系密切国家的前任元首,以至像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般的知名人士,都收过英国皇室的勋衔。现时全球有十万人,拥有英国皇室颁发的Or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级别勋衔。

既然骑士荣誉只是政治工具,骑士亦不用再是英帝国的公民。现时,英国会对非英国公民颁发等同爵士的KBE(Knight of British Empire)勋衔,将骑士地位的剩余价值利用至极致。

不过,英国政府到处颁勋衔也好,内外始终有别。并无接受英国皇室代表,用剑轻拍肩上的人,不可自称为Sir,亦即我们熟悉的爵士,英国称呼他们做荣誉骑士 (Honorary Knighthood)。而英帝国的子民,才会得到皇室代表轻拍肩上的待遇,亦可以自称为Sir,他们的荣誉,虽然不包含军事上的责任,但彰显他们对英国的重大贡献,以及旧有骑士传统的传承。

由这种礼节上的分别,这难怪一向心向中国的民建联中人,对曾荫权爵士的爵位耿耿于怀。不过,中央领导人都不介意曾荫权以英国爵士之身出选特首,蔡素玉又何苦介怀这身份。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