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真相与和解(中)

很多人都说现在的南非很危险,种族隔离政策取消之后,治安好像更坏了。强奸打劫谋杀,几乎到了无日无之的地步。但是很少有人想到,南非原本其实可以更坏。

想想看,那些占了全国人口大多数的黑人为甚么没有群起暴乱呢?当过囚徒数十年的曼德拉上台之后,又为甚么不报复,不去把昔日送过他进监狱的人也丢到牢房,不去率领非洲民族大会来一趟反向的民族大清洗,杀尽往日迫害黑人的军警,流放所有的白人呢?这一切,本来都是可以发生的,而且不会让人讶异。

或者,南非起码得效法二战结束之后针对纳粹余党的做法,来一回南非版的纽伦堡大审判。但问题是该审判谁呢?无论是白人政府,还是代表被压迫民族的各种组织,有那一方的双手不曾沾血?比如说,一个叫做德克.克埃兹的白人警官曾带队绑架一名年轻人。他们先用迷药灌昏那个被捉走的小伙子,再用手枪射穿他的脑袋。为了不留证据地毁尸灭迹,他们把他扔到一堆木柴和轮胎上,浇油点火。为确保死尸完全化灰,这些警员得在七小时内不断翻动大腿和屁股之类比较大块的肉。在这七小时内,他们还一边喝啤酒一边就着火堆烤肉吃,消磨时光。

反过来也有不少白人死在满怀激愤的黑人手上。曾有一名女孩,虽然生于优势的种族,长于中产家庭,但却特别同情黑色同胞的遭遇,于是加入了反政府的人权组织。某晚,她开车送同伴回到黑人贫民聚居的地区,之后遭到伏击。她被几名少年轮奸,然后死在棍棒的刺戮底下。

还有一些黑人,只是想在这白人控制的不公平体制里找到好一点的生活,加入警队无奈地反过头来对付同胞。这种人被当作叛徒,会受到地下反抗组织的报复。方法之一是戴「项链」,那其实是注满了气油的轮胎,挂在口颈中再点火燃烧的处死方式。

如果说经过了文革和“⑥④”的中国充满了各色的受害人,如果说中国政府和许多百姓都不能自称清白,那么南非的情况可能只有过之,而非不及。是甚么使得南非的白人独裁政府可以和平交出政权,但不用恐惧报复?究竟是甚么力量抚平了这个国家的伤口和苦痛呢?答案就在屠图大主教这本《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里。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