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真相与和解(下)

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之所以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之所以值得未来的中国人参考,在于面对着无数的受害者与加害人,它采取了一条特别的道路,既非大赦天下掩饰过去,亦非血债血偿或大肆追捕犯人归案审判。

它的做法是鼓励自首,同时鼓励受害人和他们的家属出来申诉。

它注重的首先是寻求真相,让双方在委员会组成的听证会上各自表白、吐露实情。

然而最终目的却是和解,只要犯事的人勇于公开忏悔,并且寻求宽恕,就不会再面对任何惩罚与法律上的追究,除非他的犯案目的不是出于政治理由而是来自私利。

另一方面,受害人或他的亲属可以得到国家赔偿,此外他能做的就只有原谅与宽恕。

这是一个听起来疯狂而荒谬的构想,所以受到很多人的怀疑和批评,直到今日其运作也不能说是毫无问题的。

可是实现起来,「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却发挥了惊人的力量,把人性的道德深度拓展到一个史无前例的地步。

昨天我提到的那些惨案,全是在这个会议上揭露出来的。

绝大多数的凶手在众目睽睽和镜头灯光环绕的情况底下,面对着自己害死的年轻人的母亲,面对着自己关押过的无辜百姓,面对着被自己打成残废的老人,都变成了想找地方躲藏的脆弱灵魂,赤裸而易伤。

听完证人与受害者遗族惨痛的泣诉,他们羞愧得无以复加。

然后他们开始一字一句地坦白自己当年干过的事情,接受会员的盘问。

到了最后往往泣不成声,凶手一一成为等待宽恕的罪人,有的甚至干脆想一死了之。

奇迹是会发生的。受害人积压多年的愤懑在这里彻底宣泄,委员会特设的人员会拥抱证人安慰他们平静他们的心情。

再冷酷的凶手到了这里都不得不面对自己的过去,为他们从来不敢向妻子儿女坦白的行为彻底崩溃,这是比坐牢更可怕的处罚。

然后,受害者在这环境底下居然,并且是经常地说出一句:「我原谅你」。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想过它是如此地震撼,如此地动人心弦。在屠围主教的主持底下,会众在这一刻时常会跟着他起立鼓掌与歌唱。

哭声、掌声与歌声,已经成为「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标志。

当你下次听到有人抱怨南非不平静的治安状况,请想想它原来是个甚么样的国家。

然后再祈祷,但愿有一天我们会有一个中国版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