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工运中寻求文化因素

已经结束的「工人大笪地2000」,可能是本港历来标榜「工人文化」的活动之中,最有规模最为全面的一次盛会。这个由本地多个组织、团体及一些外来嘉宾乐队协力促成的活动有演出,有展览,也有录像放映,还有多个工作坊和集会。甚么是「工人文化」?这类标榜工人文化的运动意义何在?

讲「文化」是六十年代之后的同性恋运动、绿色运动、女性主义运动、青年运动、反战运动和小区运动等「新社会运动」的特征。这些新社会运动强调意识的变化,社会心态的更改,文化自然是一个重要的战场。大异于如传统工运那类以利益再分配、政策再制订为重点的老式社会运动。也因此我们很少看到一些传统的工会组织有兴趣栽培所谓的工人艺术家,搞「工人剧场」。

通过文化建立尊严

在这样的背景下,要谈工人文化就必须兼及「运动的文化」及「文化的运动」等两个层次。先说「运动里的文化」,是要以文化媒体为手段,巩固运动的基础和促成其既定的目标。

「文化的运动」则是把工运带进文化领域,为工人运动寻求文化表现的运动方式。就像同志运动以同志电影为手段,在社会的文化戏场上作战,争取对性取向新社会运动一样,透过文化表现去建立工人的尊严及其文化生活的正面价值,并且改变社会对于工人(特别是边缘劳工)的偏狭印像。

「工人大笪地2000」这类活动可说是两面作战,既要在已有的工运内培养使运动壮大成长的文化因素,又要在现存的文化媒体领域里划出新的疆界,正是路漫漫兮其修远。但在期盼有一天或许会有一个工运版林奕华在大会堂开足十场工人剧场之前,我们不得不面对以下几个问题。

工人文化资源何在

首先,正如浸会大学的梁汉柱在一次论坛上提出的,香港的工友究竟愿不愿意承认工人的身分,又是否能为这个身分自豪呢?另外,我们有没有一个像英国那般长远而自成一格的工人文化传统呢?如果没有,工人文化运动的资源在那里呢?是否就是常被视为粗俗不具主动表现性的香港大众消费文化呢?目前参与工人运动文化的朋友,不少是「有文化」的知识分子,他们如何能很自觉地介入这种局面?而且香港的文化政策向来有严重的「精英」「教化」倾向,资源上是否有利于工人文化活动?会得到批准吗?

在中文语境下提倡工人文化,会不会令人联想起中国共产党那种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的意识形态呢?今天的中国可能正是最需要工人文化运动的地方,这场运动往中国串连的同时,如何回避官方所谓的「工人文化」的扭曲,维持自身的自主性,是一个很大的课题了。

【来源:苹果日报-苹果论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