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记名投票

这次特首选举中,有社福界中人批评为何社福界的代表要集体投票给不能代表他们权益的曾荫权爵士。而部分读者亦感到奇怪是,为何那些对曾荫权爵士不服气的「爱国」人士要支持曾荫权爵士。

要解释上述的矛盾现象,先要了解一下秘密投票在当代民主政制的重要性。

在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与马来亚共产党恶斗期间,新加坡殖民地政府在每一个投票站都会用中文、马来文、淡米尔文以及英文,表明投票是秘密的。因为当时不少华人都害怕投票给人民行动党,会遭到几乎无处不在的马共报复。而强调投票保密,是为了让华人选民不用害怕支持人民行动党会遭到秋后算账。这策略后来证实成功,在新马合并的公投中,支持新马合并的选民多达七成,马共渗透到社会每一个角落,仍然不能击败人民行动党。

因此,不记名投票是确保了选民能够不用在威吓下作出决定,确保了选民的选择自由。

不过,俗语有云,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要操纵选举结果的人,仍然有办法在技术上,将一场不记名选举变成记名选举。

在台湾,立法院就重大法案表决时,都会采用不记名投票,那台湾朝野各党,又怎样保证党员会遵守党指示去投票,解决方案很简单,那就是「亮票」。议员在投票前,以各种古灵精怪方法让党鞭看到自己投了什么票,不「亮票」的就有可能遭到党纪处分。

在一般选举中,有些人用金钱买票时,亦会要求选民在选票上划上独有记号,以资识别,这也是一种亮票行为。所以世界各国都禁止选民胡乱涂划选票,选票上一旦出现古怪符号,就通通作废,目的就是为了杜绝买票。

现时曾荫权爵士要争取七百名选委提名,由于八百人选委人数太少,而提名名单是公开数据,曾荫权爵士实际上就是迫人技术性亮票,令不记名选举变成一场记名选举。如此记名选举到底有多道德,读者可以思考一下。

曾荫权爵士指责李永达要求选委「一票两用」,提名李永达但投票给曾荫权爵士不道德,那请他先思考一下,要求选委「技术性亮票」的行为,又到底有多道德。曾爵士又一次活生生示范成语「五十步笑百步」的真实意义。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