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曾荫权的成功是潜规则的胜利

我本来以为,曾荫权班底和其幕后力量就算不想让任何对手有出线和他竞争的机会,至少也会把这个争取提名的过程搞得就像竞选一样。比如说,他要有政纲,他要去论坛,他要落区争取市民的支持。结果,他只是再三提出要强化执政能力等口号般的空洞言词,这算是哪门子政纲呢?结果,他拒绝出席任何有对手在场的论坛,根本不给人有机会挑战他,这算是哪门子的面对市民呢?你可以说他用落区的方法来面对市民,但他每到一区不是去些经过精心挑选的地点和少年老人说说话,就是吃点零嘴挥挥手,真正有内容的政治演说半点也不见。为什么他不在每一个区都找个会堂开一场「市民会议」(townmeeting),认认真真地对到场市民发表演说,轰轰烈烈地正面面对质询,倾尽全力去赢取民心呢?难道一趟正式的落区竞选之旅不该是这样的吗?原来香港传媒和市民都这么容易收货,每天眼球跟着曾荫权转,没有质疑,也没有人再追问那曾经应许的政纲在哪里。

民主党的挑战者李永达更是叫人气馁,从提出「一票两投」(也就是提名阶段提名他,投票阶段大可再选其他人)开始,就摆出一副「旨在参与」的必败模样,完全没有依照自己的一贯纲领去对曾荫权的竞选工程做出针对性的部署。例如对手的政纲空洞,你李永达大可拿出一套更完备可行的治港方略吧。不,他搬出来的政纲如果不是更贫血,至少也比不上他自己竞选立法会议席时用的那一份。如果对手落区只是「做骚」,真正狠招全招呼在那700多选委身上;李永达难道就不能反其道而行,把个个市民当做手中有票的选民来看,更卖力地巡回全港宣扬政见吗?赢不了选举或是必然,但连赢民心的动作企图也没有,岂不枉了「民主派」的招牌?既是如此,李永达又何必参选?

在香港的政治格局底下,向来有人主张应该少参与不合理的小圈子游戏,好一方面透过杯葛暴露其丑态,另一面则厚植力量于公民社会。以前就曾有人建议所有自认是民主派的,都不该参选并非全面直选的立法会;而议会里的民主派议员也该趁早辞职。不进议会,那干什么好呢?不进议会可以重新回到街头,再从社会运动干起。不进议会其实还可以搞一个平行的影子议会,推出一套平行的影子内阁班底;正式议会有辩论,民间影子议会也辩论,正式局长有政策宣布,影子局长也跟进反建议。但这个大胆的建议不受欢迎,因为对民主党派中人而言,没有议席不只少了发言空间,怕到时天天吶喊也无人理睬;没有议席更意味断绝经济来源,没有钱又怎么研究政策,没有钱又如何请人民间串联?这条激进路线日益被人认为是条只讲良心不顾事实的死路,尽管事实绝非如此。

于是又有一批温和民主派如张炳良,力主参与建制游戏。他们担心要是不玩这个游戏的话,民主势力只会日益边缘化,不只丧失任何影响政府实际运作的机会,也会逐渐被市民遗忘。相反地,要是自己也下场参与「玩埋一份」,说不定还能钻到空子。例如当日民主派要是没杯葛选委会选举的话,今天李永达要拿到100个提名也就未必是件难事了。

面对眼前的特首选举,民主派内这两条路线再次浮现,但除了郑经翰等少数既反对李永达参加小圈子选举又同时提名曾荫权的「诡异激进派」之外,大体上还是以提倡参与游戏的温和路线占优。与此同时,也有学者如蔡子强和各种传媒舆论,认为曾荫权应该「假戏真做」,让这个其实不用举行的选举像一场真正的选举。其实这类看来好像是教导曾荫权公关技巧的言论,和早前包括我自己也参与了联署的「反对四无特首」声明,以及李永达宣布争取提名,都有默认此次特首选举合法性与合理性的成分。为什么我们不干脆提倡杯葛这个只有几百人可以投票,而且结果早经天定的选举呢?

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曾荫权一定会出任新的特首。从江泽民在人丛中找出董建华来握手开始,一种毋须明言也不言而喻的潜规则就在香港政治的地景里生长蔓延。这种潜规则曾是香港人不熟悉,但内地人都心领神会的一种权力运作方式。就如人大代表,明明不是百姓自己提名选出,为什么又能代表人民呢?如果你这么问就表示你太不懂国情了,真正熟悉国情的人可能只会一笑置之,要不就顶多说一句「就是如此」。曾荫权为什么必然是唯一理想的特首人选?各界名流为什么一一出来表态,支持他一如当年支持董建华连任?竞选本来是一种彻底显露候选人能力和理念的过程,为什么现在竞选还没开始,有权投票的人就好像已熟知候选人施政方针及纲领,知道他就是那个chosenone呢?这些问题现在看来都是没有人再有兴趣去知道答案的问题,大家只想知道有谁还没表态,又有谁表态之余还开了条件。这表示一种妙不可言人尽皆知的潜规则,已经成为香港人普遍接受的事实了。而曾几何时,我们以为香港是一个规则明晰可见,大家都得跟着那些公开规则办事的地方。

我们在知道曾荫权其实不需要政纲的情下提出政纲,我们在知道曾荫权其实用不出席论坛的情下出来论辩,我们在曾荫权必将胜出的前提下盼望还有人能够拿到足够提名去陪跑一回,我们在曾荫权极可能是唯一合格候选人的局面中要求至少得有信任投票。如此苦心孤诣,如此悲凉无助,是为了什么?那绝不只是为了让曾荫权的特首做得

更有民意认受、更有威权;而是想为整场选举定出哪怕是最没意义的表面规限。这是一场戏吗?如果是的话,它要不要起码有点戏的样子呢?假如连这种戏都不用做足,假如曾荫权连这么一下子过场都不屑表演,那么还有谁能相信各种规条俱在的形式制度,抵得上潜在的「握手」与「寒暄」呢?

看到李永达的不济,看到曾荫权「竞选」工程的方式,实在令人慨叹,甚至心死。以后就让大家记住田北俊的实话,如果不知必胜,如果没有中央的明确支持,就不要再去参与什么游戏了。

【来源:明报-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