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书复杂,世界更复杂

因为《苹果日报》是份大众报纸,因为想介绍一些简单易读又有趣的书给读者,所以我一般不在这个专栏里去谈学术著作,因为它们通常过于复杂,而且几百字的量也不容易说得清楚。但今天例外,因为我想讲的这本书实在是复杂透了。由于复杂,所以有趣。

最近要为「新妇女协进会」办的活动推荐读物,于是想起三年前买回来但没读过的《中国清真女寺史》,找它出来翻阅,一翻之下居然不可收拾,几乎一夜没睡,读得心脏猛跳头皮发麻,彻底发现了自己的无知。

先别说这本书的名词多理论硬,光是书名就可堪咀嚼了。首先是「中国清真」四字,平常我们都把「回回」、「伊斯兰」、「穆斯林」和「清真」这些字眼交互使用而不解其义,同时想起来的不是圆月弯刀羊肉串,就是最近很红的拉登和半岛电视台。不消说,歧视与典型遮住了双眼,看不见中国的「清真」教徒是一个多么庞大又有意思的社群。中国这几千万回教徒离开了伊斯兰世界的中心,杂处在汉人为主儒佛为宗的大国里,竟然生出了举世无双的「清真女寺」。

提到女人,又有个直觉,认为伊斯兰妇女真够惨,老公可拥四个夫人,自己又要盖头遮脸以免诱人犯罪,清真寺里且还有妇女禁区。依此看来,她们多半也受不上甚么优质教育,文盲肯定不少。尤其是「原教旨主义」,不就是穷凶极恶的塔利班吗?其所至之处,女人哪有不命苦的。

原来错了。伊斯兰尊重知识,经师地位相当崇高,所以他们很强调教育。虽然男女有别,但都要接受一定教育,起码得知道古兰经说些甚么。如果有机会(比方说生在经师世家),一个博学深识的女子,一样会备受推崇。特别是中原的伊斯兰,活在汉人腹地,饱受「同化」威胁,连清真寺外貌都修得十分中国化,就更有危机意识,讲究对内凝聚力,主张信仰存续,人人有责。所以他们比起其他地方又特别着重女信徒的宗教教育,于是先有专收女子的女学,后来变成专供女子礼拜的「清真女寺」。

清代中叶之后,第一波的原教旨主义袭来,要求男女都要依循正统。而正统之一就是先知没叫女子缠小脚,故此回族妇女成了近代第一批足部获得解放的中国女性。伊斯兰正统又很紧张男女隔离,授受不亲,这就更加助长了清真寺分成男女二寺的风气。终于中国出现了伊斯兰教里独一无二的女寺,和主持女寺授业解惑带领礼拜的女阿訇。当然女阿訇地位不如男阿訇,也做不了教长伊玛目;女寺也还是得依附男寺存在。但非常吊诡,从现代世俗观点看来保守反动的男女隔离教条,却催生了一个女性自主的宗教社会活动空间。在那个空间之内,女人自把自为,男人无从入手。

书名解题起来复杂,作者的名字一样有意思。两位作者一个叫做玛利亚.雅绍克,牛津大学的妇女研究学者;另一个叫做水镜君(是真名),回族出身的河南社科院研究员。一个英国学者加一个中国学者合着的这本书,同时出了中英两种版本,两地发行。混杂、边缘、另类、跨文化,此之谓也。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