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和谐社会

一向其政治立场都具争议性的恒隆集团主席,美籍商人陈启宗,最近又就香港问题发表意见,他认为曾荫权爵士自动当选,能够令社会更为和谐。

其实以往都有不少人,发表类似的言论。最近曾荫权爵士,就指香港人厌倦争拗。就连胡锦涛,都改用「建立和谐社会」取代江泽民的「稳定压倒一切」口号。到底和谐和争拗,甚至竞争是不是一定相矛盾,以至有所冲突?

在西方国家,其实不断都有重大政策争议。在日本,除了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引发执政自民党意见分歧。日本最大金融机构国营日本邮政私有化问题,引发的争论比香港领汇厉害得多。欧盟宪法问题,亦令法国总理被迫辞职,内部引起争论。美国乔治布殊的反恐政策,不单引来美国国内自由派与保守派之争,更引起全球争论。

不过,西方国家各派,都没有消灭异见声音的意图。正反双方都会将争论带入建制之中,国会、法院以至传媒的角色就像街市,各方都在「街市」中努力为本身的利益去游说对手,希望达致大家可以接受的共识。

我们曾几何时认为,主妇去街市与菜贩讲价,以至商业社会各类商业争拗,是一种破坏社会稳定,令社会变得不和谐的行为?

根据芝加哥大学已故政治学教授邹谠,在《二十世纪中国政治》一书中指出,中国共产党的其中一项特色,就是在政治争议上寻求全赢全输,一是赢掉对方手上一切,一是把一切家当输掉,不会意图与对手寻求妥协之道。

当有人在一些政策问题上「铁价不二」,不愿让步与对手寻求共识时,当权的一派有意图去消灭或减弱异见的声音,除了使用司法和军警去镇压异己外,抹黑对手破坏社会稳定,减弱民众对异见的支持,也是一种手段。因此,和谐、厌倦争拗,就变成了当权者抹黑对手的文字武器。

而往往由此当权者寸步不让,反对者为了达致目的,被迫将事态逐步升级,于双方的分歧并无一个合适平台寻求共识,这种反对行动就令社会所承受的代价越来越大,当权者等到无法承受,才作退让,往往就真的全部输掉。像廿三条争议,如果当初政府答应大律师的要求先推出白纸草案,就不会引发七一大游行。

因此,不要指争拗是引发社会不和谐的因素,当权者应该好好向菜贩和主妇们学习,接受在政治上,铁价不二是行不通的。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