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喱、超必与屈机

电子游戏从雅达利的时代开始,发展到如今的网上游戏大概有三十年之久了。如果三年是一代,那么大概已有十个世代的人曾经伴随电子游戏成长,玩它长大,也看着它快速变化。

到了我们这一代,电子游戏早已不是一种小孩玩的东西那么简单,它甚至还是一种生活的必需品,一如电视。难怪有那么多的新词来自电子游戏世界,因为这个世界日趋复杂庞大,我们需要更多的语言词汇去处理和掌握它。

「喱」、「必」与「屈机」这三个非常走红的新词,就是源自电子游戏的玩家圈子。先说「喱」,这是英文「level」一字简称的中译,本意是指游戏里的不同境界和层次。

例如在同一个游戏,我累积的分数和经验比较多,到达了另一层境地,我就可以声称自己和你的「level」不同,简单点说是「唔同喱(le)」。

而「超必」则是「超级必杀技」的简称。大家都知道电子游戏(特别是Action Game) 往往设定了一些高级的技巧,可能要更多的经验和能力才要弄得来,此之谓「必杀技」。或者「超必杀技」。为了形容必杀级的段数,我们又可以说它是「超级必杀技」或者「超必杀技」,这就是「超必」一语的来源了。

举个例子,你可以在游戏的时候向那些唔同「喱」的人示范,「睇我呢招超必厉害啦」﹗

至于「屈机」,起初则是一种掌握游戏软件漏洞,加以改造调节,使自己每战必胜的诡诈伎俩。

在这种情形下,由于玩者用了很不公平的非常手段「老屈部机」,所以叫做「屈机」。

但是「喱」、「超必」与「屈机」也都可以运用在日常生活之中,表达彼此双方的差距。且以曾荫权和李永达竞选特首一事为例:曾荫权的手段繁多,支持者众,我们除了可以说他有的是「超必」外;也可以说比起李永达,曾荫权真是「超晒必」。

而李永达眼见此等劣势,则可以抱怨道:「曾荫权,你都『屈机』?」。我们旁观者清,更能客观描述:「曾荫权对李永达?真系『屈机』啰」。

至于曾荫权,为了亲近打机大的年轻人,不必说什么「要早点结束李永达的痛苦」,只需带点调皮地讲:「唔系呀嘛?李永达同我争?大家都唔同『喱』,咪盏『屈机』?大家都见我『超必』?啦」!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