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又要骂又要看

香港电视剧质素不济,早已不是新闻。不少观众看电视时,大骂情节如何犯驳,但不舍得用遥控器转台。这种矛盾心理其实不难理解,因为香港只有两个免费电视台,现时在看的电视台质素固然不济,但另一个电视台的节目质素更不济。

在缺乏选择的情况下,一路看一路骂是对香港广播政策一种另类抗议。但又要骂又要看却不单只是电视剧的观众,还有不少杂志的编辑们。不少杂志的封面,都会大骂个别程序下载翻版软件很离谱,或现时年青人某些玩意相当意淫。

表面看起来,这些传媒是正义的化身,为了社会责任,大骂一些无良的软件,以至不良的社会风气,为匡正世风出一分力。

但实际内容却是另一回事,像那些批评软件翻版离谱的杂志,内文会将有关原理一五一十写出来,基本上读者可以按图索骥,照着来做。

而那些很正气凛然的报章杂志,标题会大力鞭挞新玩意,新现象,但内文就将过程绘影绘声写出来,有时刊登一些相当刺激,甚至令人反胃的照片。

传媒报道时,一边批评一边忠实描述的现象,其实因为传媒希望藉报道一些读者有兴趣,但不为社会接纳的事来催谷销量,又怕报道曝光后,传媒的形象受到破坏,甚至被广告商有借口抽广告。

为了顾全读者的口味和本身的形象,传媒报道时就做到又要骂又要看,那些图文和过程是读者想要的戏肉,而文章中批评的部分,只是一种「免责声明」,藉此有借口逃避宣扬这些有问题内容或图文的道德责任。

有些报章的主管就更为厉害,见到「免责声明」失去效用,避不了受读者或公众批评时,就搬出「公众知情权」作辩解。

报章指公众有权知道有关内容,因此不惜将有关内容刊登出来。利用「公众知情权」这项公民基本权利,将传媒本身专业责任推得一乾二净。

传媒这种既要看又要骂的现象,代表了香港传播界另一种歪曲的现象。

如果观众们对电视剧的抱怨代表了香港电子传媒缺乏竞争,那印刷传媒上出现的又要看又要骂现象,就代表香港印刷媒体竞争过份激烈,为求目的不择手段,不惜要滥用「免责声明」的伪君子行为。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