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曾子遗训

曾荫权在北京宣誓就任特区行政长官,温家宝总理特别引用了《论语》的名言来鼓励他:「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看来这位新特首又要面临一次身份转换,从「政治家」变成「公仆」之后,现在得想想该怎么做好一个「士」了。

温总这句引言别有深意,因为它出自曾荫权的先祖曾子。找老祖宗的话勉励子孙,还有比这更有中国味的事吗?如果受到英式教育成长的曾荫权爵士不大懂得儒家「士」的深刻含意,他大可回去好好读书,这么一来他就会发现祖宗留下的话其实还多着呢?

《论语》的「泰伯」篇有五段曾子的话,看来是他临终前的留言。在其中一段里面,曾子说:「吾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斯远暴慢矣。正颜色,斯近信矣。出辞气,斯远鄙倍矣。笾豆之事,则有司存」。所谓「笾豆之事,则有司存」指的就是芝麻绿豆般的小事,自有专人负责,用不着你自己操心。经过董先生日日七十一,事无大小政必亲躬的惨病结果,曾荫权肯定知道大事自己抓好之后,其它笾豆杂项要放手给其他人操劳的道理。

而且曾子为人,就像这段话里记述的,特别注重仪态相貌的端正。对着态度粗暴傲慢的人,自己更要保住一份平和的容貌。据知曾荫权很容易就一言不和,拍案而起,这就有违祖训了。「正颜色」云者,他更是要牢记在心,否则又给人拍到兴奋得吹口哨的场面,那就很难看了。

曾子又说:「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这里的「吾友」说的是他的老同学,孔子门下有名的贤人颜回。曾子很佩服颜回明明自己学识渊博,才能出众,却总是虚怀若谷,不耻下问,四处向人请教。这等功夫岂不也是从政者所该拥有的吗?

说回温总引的那一句,其实还有下文,整段话是这样的:「曾子曰:士不可不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瞧瞧当个士的难度,要把弘扬仁德当成任务,而且至死方休。难怪在这临终五段对话的开头,曾子就说他这一辈子奉行夫子的教训,「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终于到了快要大去这一天,连曾子都忍不住放下重担似的叹道:「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简单地说,曾荫权从温家宝手中接过的这项工作,真系做到死。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