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七一游行(上)

基督教团体明光社,批评民阵安排同性恋者带领今年七一游行队伍前进,呼吁基督教徒杯葛七一游行。岂知遭到教徒以至非教徒的猛烈批评,甚至有人发起联署行动,反击明光社。蔡志森也要在报章发表《民主是最大公约数》,希望减低市民的反感。

对同性恋问题,各人可持不同立场。不过,这次明光社之所以遭到猛烈批评,因为明光社在批评民阵的决定前,并无好好研究民阵在七一游行所扮演的角色,冒犯了公众而不自知。

在爆发五十万人大游行前后,民阵历任召集人,都不是很有观众缘的人,单凭民阵之力就能号召五十万人上街,这是不可能的。因此,二零零三年七一游行前,不少社运圈子内的人,对游行人数都很悲观。

在沙士过后,香港人对政府怨恨加深,加上前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推销廿三条法案时,那副不可一世的嘴脸,激怒了不少香港人。

不少参加七一游行的人,对民阵由什么人发起,他们提出什么议题,根本不想知,他们只是想上街发泄不满。

既然有人像支联会般,替他们安排好发动一场游行所需的各种杂务,包括不反对通知书、宣传、场地、秩序安排诸如此类,他们就借七一游行的机会,搞他们自己的游行。

由二零零三年五十万人反廿三条大游行开始,七一游行就是一个嘉年华会式游行,各人要表达什么议题,自己动员一下朋友出来发泄一下情绪。

中国人相信,只要把一缸金鱼放在煞气大的位置,缸里的金鱼就会替屋主挡去煞气。而民阵的作用,就是家中那缸挡煞金鱼。

民阵安排什么人来带领游行队伍,若非明光社高调抗议,根本无人关心。现时明光社的做法,反而令不少人用阴谋论眼光看待明光社。在网上,就有人怀疑明光社只不过帮保守派抹黑民阵和七一游行。

正所谓入乡问禁,明光社要发动任何杯葛行动前,先了解一下七一游行的文化和历史是有利无害,连基本功课也没做好,气冲冲就作出高调批评,最后只会落得灰头土脸收场。

见到眼中钉不问因由,胡乱批评,只会给人一种不讲道理的形象。笔者相信《圣经》,并非教人讲话不讲道理。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