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游行人数之谜

香港每有游行,所有媒体的焦点都是放在游行人数上面。不是说游行的诉求不重要,也不是游行的手段和气氛不重要,而是主流传媒是把这些元素的重要程度和游行的人数挂上了钩。愈多人参与的游行,它的主题和诉求就会被认为是更值得关注的。

换句话说,香港的游行往往被看成是一种走出来的民意调查。所以计算游行人数这个问题的严肃性,就和民意调查做得够不够科学一样重要,大家总是争论不休。

由于很多人预感今年七一游行的人数不多,因此近日舆论话题之一就是经过了两次人多势众的七一大游行,为何市民的热情会冷却下来?

大部分论者都是直接从参与游行与否的理由入手,例如说当前的政治气氛缓和;或者说董建华下了台,大家的目的已达;也有人认为经济转好,减低了港人政治参与的与趣云云…。

其实除了这等大家意识得到,可以明确归纳的理由之外,我们也应该注意游行这种群众活动的集体心理作用。

研究人类集体行动的学者发现去不去游行,其实也有「搭便车」(free rider) 和「信任赛局」(assurance game) 的现象。

参加一趟游行的群众多种多样,虽然最后呈现出来的目的如一,但还是各有不同的心理动机。有些人是铁杆的游行参与者,誓要透过示威来表达自我,任你狂风雨打也阻不住他的决心。还有人是抱着搭便车的态度,反正不太反对游行目的,知道去的人又够多,故此不去自不去,还是凑热闹的好。

撇开最坚定和最机会主义的这两种极端的游行参加者,大部分人在考虑去不去游行的时候,其实都会推断其他人的反应。

你越是觉得有很多人知道一次游行即将爆发,而且知道的人也很愿意参与,你自己加入的机会就更高。这就是所谓的「信任赛局」,考验的是每一个人对其他人的判断和信任程度。

零三年的七一之所以人数众多,是因为大家都觉得会有很多人去,所以自己也不得落人后。今年的七一如果人丁单薄,可能就是因为大家以为不会有太多人去,所以自己去了也于事无补。

故此一次规模庞大的游行,不只是反映了甚么汹涌的民情,也显示出组织者如何善于传播一种「会有很多人参加」的印象;反之亦然。所以游行这种集体行动必有它的心理逻辑,不能简单地当成民意调查。

比如今年,如果游行的人数不多,决不能就此判定香港人已经放弃民主理想。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