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聚落保存

早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开始,意大利的古迹保存工作就已经进入了「聚落保存」的阶段,把一片古村连人带屋一块保存。时至今日,香港却还在为保留中环警署而奋斗。

何谓「聚落保存」?其实这是一种把古迹保留从建筑物扩展到人身上的一种思路。一座有历史意义和审美价值的建筑物应该被保存下来,已是现代人的共识了。但一座房子的历史意义决不在于它的一砖一瓦,一木一石之上,而是来自于使用过它的人和围绕着它的小区。这就牵涉古建筑物为谁而存的问题了。

上海的「新天地」是很多香港游客趋之若鹜的景点,觉得它既存下了老上海石库门建筑的外形,又有赶上了最新中产品味的商店和酒吧食肆。但先不说它到底保住了多少石库门的特色(狭窄幽静的巷陌成了南加州式的小广场形商街,就已经不算忠于原味),它那高消费的名声就已先吓怕了许多原来住在这里长在这里的上海小市民了。

为了社会和文化共同财富的名义保留的建筑,却成为又有城市新贵与外来游客才会驻足的消费场所,它的「历史意义」还剩几分?此等保存又是否公平呢?

假设有一天政府决定要保留整片大澳棚屋,但要迁走所有居民,然后把它们变成宋城一般的旅游景点,放置蜡像示范渔民的起居饮食,请演员表演补网造船,再请售货员穿古装向游客兜售虾酱。你觉得这算保留吗?

并非所有的建筑群都适合发展为聚落保存,故宫不能总留给爱新觉罗后人,中环警署也不一定永远都是警署。但像大澳棚屋这样至今依然有整个社群居住使用的地方,就必定要连人带屋一同存留。湾仔的利东街和其他仍有传统唐楼商住混合体的街头,亦是应该采取聚落保存的地方。

像老湾仔这些区域,有很多建筑的特色其实是离不开它的使用者的。比方说中国人喜欢的前铺后居或者下铺上居,商业零售,小型工业与生活居住连成一体,不分彼此。

又例如许多商铺兼营作坊,店面之中还有一层矮小的阁楼用作货仓或办公室。这都是越来越少见的建筑形式和使用建筑的方法,又留下死的房屋但赶走活的居民,还有何历史意义可言?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