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和古老的尸体对话

湾仔有过这么一条老街,叫做李节街,有很多的战前唐楼,楼外有典型街招,门顶是华南风的牌匾。如今你去李节街,看到的则是一排没有楼房的门面,单薄而空洞,恍如内地某些号称民俗村的三流乐园装设,又像电影厂的道具街景。更可悲的,是这一堵门墙居然不是原建筑的遗址,而是重新用水泥砌起来的赝品。

这是市区重建局的杰作,毫不留情地拆了老街之后,再惺惺作态地「重建」很有风情的这段仿古老街立面,还要立碑题记,告诉游人这种老街多么有味道多么可贵。既然难得,既然可贵,又何必要拆?最堂而皇之的理由,就是老房子安全堪忧卫生不佳,为了居民好,还是拆了再盖新楼的好。

不能说不是进步,市区重建局今年把茂罗街和巴路士街的一些战前楼宇保存改造,作为文化及创意产业用地。但这个举动更是惹人怀疑,为什么这些老房子经过修整之后,可以再为人使用又不失旧貌,但过去的李节街和正要拆迁的利东街(即大家熟知的『喜帖街』)却又不行呢?其实聚落保存和古迹保存的最大分别正在于前者要求的,不只是安全无缺地保留旧建筑,而且还要让它成为可以继续生长的有机房屋。

最近市区重建局旳行政总监林中麟跑到上海的一个旧区重建研讨会上,发表了一篇叫做「添生气,放光芒——香港市区重建局知行合一的路」的报告,大肆宣扬他们的「保育计划」,重点就放在茂罗街的重建项目上。不知就的上海朋友还以为我们香港挺先进,一个半官方机构「为了保存湾仔特性」作了那么多的「社会投资」。林中麟又没有提到过去这么多年来,市区重建局破坏了多少老区,整出土地交给发展商,同时将居民驱离原区;更没有提到李节街的可笑仿制品,与正计划摧毁的喜帖街。

其实细看林总监的报告和市区重建局近日的作为,就知道虽然在存留有特色的建筑上,他们要比往日进步。但他们的焦点却从未放在人的身上,还是停留在物的阶段。且以喜帖街为例,如果老唐楼留了下来,可以开餐馆酒吧甚至画廊剧场,但没有了原有的喜帖经营业者,那又算哪门子的「特色保留」呢?没有了原来的聚落小区,空余的建筑只不过是堆栈尸体罢了。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