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公营广播(上)

曾荫权爵士参选时,高调批评香港电台不应播赛马,亦不应搞十大中文金曲,令香港人对香港电台的前景争论不休,而且这场争论,有可能持续下去。

传统左派,希望香港电台成为政府的宣传喉舌。而有不少人,对香港电台作为一个公营广播机构,花费大量公帑去播赛马,搞流行曲颁奖礼抱有相当大的质疑。其实这一切争论,都应先回归一个基本问题,到底公营广播,与国营广播机构,有什么分别?

在中国、北韩这些地方,从属于政府的国营广播机构,成立宗旨相当清楚,那就是作为行政机关的一部分,要为行政机关宣传政策,甚至为当权者歌功颂德。由于在共产党眼中,党是控制着国家,因此国营广播机构虽然由公帑维持,但要负起为共产党宣传的任务。

但公营广播机构,成立的宗旨截然不同。公营广播机构成立的信念,在于同时对商营广播机构和政府的不信任。单靠市场的竞争,可能令整个广播业生态倾向一面倒。更何况电台的营运成本,以及在硬件上所需的投资颇高,大气电波也属有限资源,永远不可能达致完全竞争的境界。

另一方面,如果由政府直接控制,就有可能令节目内容受到官僚的干扰,难以为公众利益服务。

因此,一个真正的公营广播机构,不会是政府行政架构的一部分,只会向民选的议会负责,而员工亦不属于公务员编制。而公营广播机构为了维持独立自主性,在经费来源上,亦尽量少依赖公帑,而由一笔不受政府干预,但同时不受商业环境影响的经费支持。像英国广播公司和日本放送协会(NHK)的经费,靠的是每家每户为电视机和收音机所缴纳的牌照费。近年来,公营广播机构某程度上接受商业赞助,或出售一些高增值内容,也是维持公营广播自主性的办法。

香港人一直都希望香港电台扮演公营广播机构的角色,但香港电台在架构上,却与一个国营广播机构无异,这亦解释了,何故曾荫权爵士可以如此「公开」地发表一些干预香港电台编辑自主性的言论。如果不让香港电台于架构和财政来源上,与其他公营广播机构看齐,要以国营广播机构的身躯,去做公营广播机构做的事,恐怕这并不容易。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