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公营广播(下)

上文提及公营广播与国营广播宗旨上的分别,读者不难明白,为何左派提出要香港电台成为政府喉舌,与香港普罗大众的想法,有多大的分歧。但香港电台作为公营广播机构,播赛马,搞金曲颁奖礼,又合不合理?

对公营广播应否去制作小众节目,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有一种看法认为,公营广播机构制作节目的方针,一方面要坚持高质素,但另一方面,亦都要面向公众,只有面向公众,才能维持公营广播机构的影响力。因此,商营广播机构不会去制作的节目,公营广播机构同样不应沾手。而英国,正是这种看法的表表者。英国广播公司现时有一个体育专用频道,亦都制作了像《一笔Out消》(The weakest link)一类娱乐性丰富的节目。

但另一种看法就认为,如果公营广播机构都去制作以普罗大众为目标的节目,一方面造成与民争利,另一方面,亦都影响了一些小众声音发声的机会。而德国和美国,在公营广播的看法上,都倾向要求公营广播机构要多做小众为主的节目。

德国不少公营广播机构,更是由不同社会团体共同管理。美国享负盛名的NPR(National Public Radio)所制作的节目风格,更与商营电台截然不同。由于公营广播始终要面向大众,有些国家亦采取两者兼容的做法。既有面向大众的公营广播机构,亦有容纳小众诉求的公众频道。两者节目制作理念不同,经费来源亦有分别。

希望同时能够平衡到公众的期望,以及能够令小众声音,能够在大气电波中,得到公平的看待。

如果香港人真的希望香港电台作为代表香港的公营广播机构,香港电台应否播赛马,应否搞金曲颁奖礼,很大程度看香港民众,到底希望香港的公营广播发展,是走向英、日的方向,还是美、德的方向,定寻找一个中间落墨的方向。不过,由于市民对政府的不信任,以及香港电台有公营电台之灵魂,但有国营电台之躯壳的尴尬境况,加上左派对香港设立中国式国营电台的渴望,香港电台前途问题,并未得到应有的认真讨论。

香港电台应否播放赛马节目这个好课题,淹没在长官意志,以至一堆政治的口水之中。公营广播应往何处去,依然是混沌不清。大家犹如在浓雾中比试日本剑道,除了传说中的盲侠座头市,都没有人能够在这个局面中,找到出路。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