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恐怖主义(下)

如上文所述,恐怖主义的精要在于以小博大,而要做到以小博大,要求成员牺牲性命是在所难免。因此,任何恐怖组织,背后都需要精神力量支持,才能驱使参与者失去自己的性命,成就恐怖事业。

而支持恐怖主义的精神力量主要是民族主义和宗教,在以巴开始和谈前,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一度以恐怖主义手法,争取巴勒斯坦独立,而巴解组织的力量源于巴勒斯坦人与犹太人的多年仇恨。不过,巴勒斯坦人建立自治政府后,巴勒组织除了一些很难控制的激进派系,大致上都不爱以恐怖主义手法抗争。

有时候亦有民族主义问题与宗教纠缠不清的时候,如爱尔兰共和军除了反映英国人与爱尔兰人的矛盾,亦代表了天主教徒与新教徒在当地的恩恩怨怨。不过,《圣经》并未有任何地方,容许恐怖分子自行诠释,支持他们杀害平民的行为。因此,在宗教上,爱尔兰共和军的所作所为开始站不住脚,而他们近日都倾向以和谈,逐步解决英爱之间历史遗留的种种问题。

回教《可兰经》本来是一本主张宽容的经典,并非如外界想象般,鼓吹暴力。在十字军东征期间,回教国家对宗教的宽容程度远比仍在黑暗时代的欧洲来得强,当时的回教文明也是最金碧辉煌。但《可兰经》当中的「圣战」(Jihad)概念,被个别原教旨主义分子曲解,不幸成为了恐怖分子的理论基础。

「圣战」本来是捍卫伊斯兰教的终极手段,圣战亦分小圣战和大圣战,小圣战就是刀剑之争,大圣战是个人对私欲的对抗,目的都是维护整个回教信仰,为圣战而死的人可以上天堂。但本来《可兰经》对发动圣战有极严格的要求,亦不容许有人用圣战作为伤害无辜的借口,有人曲解圣战的意义,就指回教爱用暴力传教,这未免太过份。

不过,自十八世纪回教原教旨主义兴起后,那些意图建立神权国家的狂热教士,对《可兰经》中对圣战的诸多限制抛诸脑后,只是断章取义地指为恐怖袭击而死会上天堂,而西方的异教徒都是压迫回教,都是该死的。加上回教徒可能在社会受到的一些压迫,极端分子便源源不绝,生生不息。

如果世人对宗教经典继续作出断章取义的解释,任何宗教都可以是恐怖主义的根源。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