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公共广播机构

全世界的公营广播机构都不会否认「满足公众利益」是他们的使命;但甚么叫做公众利益,如何衡量他们有没有满足公众利益,却各有不同的诠释。

比如香港电台,你说播赛马和流行歌曲叫不叫符合公众利益呢?如果只是因为市民大众喜欢就算是符合公众利益,那港台是不是该变身成《苹果日报》和《东方日报》的电子版呢?

如果反过来说质素高、有文化水平和容纳另类观点的时事节目才叫做推动公众利益,但又没有多少人收看收听,那该怎么办呢?

在衡量公众利益这一点上,港台一直摆不脱的困惑是不能像一般民营传播机构那样,只看收听率收视率,更不可能依靠牟利能力来判断其成败。因此香港电台电视部才会发展出「电视节目欣赏指数」调查这种质性指标。用以客观衡量它的节目质素。

此外,另一种方法就是依靠舆论,由大众舆论告诉大家港台办得怎么样。可是甚么叫做大众舆论呢?

在过去二十年裹,报刊杂志上经常出现的一批专栏作家,出书受欢迎,官商常巴结,或许就是引导舆论的意见领袖。于是港台就开始系统地透过饭局、聘任顾问,甚至请他们做节目主持等方法,和他们建立友好关系。日子有功,我们不难发现每逢港台有事,都必有一批名人作家挺身而出大力护航,尤其是在张敏仪仍然出掌港台的那段日子裹。

但长此以往也不免走上一条歪路,就是这些意见领袖的意见竟成了衡量节目质素的最明显准则。于是出现了某些节目明明十分出色,但因为不入这批名家法眼,没有专栏响应,就被内部评价为不具影响力,打落冷宫。

一群意见领袖的意见成了港台评价其满足公众利益与否的指标,久而久之,追求公众利益的另类意义就是追求公关上的成功。更糟的是为了一方抗拒政治压力,另一方面为了抗衡商业媒体在阅听人数上的竞争,港台日渐倾向与各方社会贤达结盟。

每有高官离职,每有名人骤红,港台就会拉他们助阵一阵子。比如说请前官员权充DJ,播歌诉心声;但他们是不是特别擅长做DJ呢?不是。结果除了和名人建立了联系,满足了一部分人的八卦心理外,这类节目可有达致任何公众利益吗?

身为公营广播机构,港台没有气魄利用自己的资源去把另类意见纳入主流,不敢捧红不为大众所知的有才之士,只是循环再用其它商业媒体制造出来的名人文化,还请经营公关公司的人物当主持。它自己终于也就变成了一个公关广播机构。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