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学术自由

抗炎英雄之一,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副教授管轶,最近因在中国内地研究H5N1流感病毒,触怒某些官员,被中国农业部官员下令汕头大学与香港大学合作的联合流感研究中心关闭。这次事件,令人关注中国政府有否在沙士一役中吸取任何教训。

管轶教授对国家的赤子之心,毋庸置疑,虽然他是一名港大教授,但他一直以华南地区各类奇怪病毒为研究对象,并且一次又一次以他的自然科学知识,对国家作出贡献。为何管轶教授作出任何与政治无关的研究,却被人强行干预?

社会科学的研究不见容于当权者,并不奇怪,因为社会科学研究是社会运作。一旦当权者作出一些有悖于常规的决定,这些人最先会看得出来,因此独裁国家的当权者,无一不对研究社会科学的忠直之士除之而后快。像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前校长马寅初,早在五十年代就知道毛泽东的人口政策有问题,屡次发表论文反对,但反而被迫害。在文革十年后,中国政府才知道后果严重,结果要推出有违人权一胎政策,以及现在已成怪物的计划生育委员会。

自然科学的研究,由于不涉及政策得失,甚至有助当权者巩固军事实力,因此不少独裁国家,都是着重理工方面的研究,而故意轻视社会科学。不过,如果自然科学的理论,有可能挑战当权者的权力基础,那研究自然现象都可能是一种罪。像波兰的哥白尼神父,他所提倡的「日心说」,现时大家都认为是常识,但在当时,他的理论是直接挑战当时教会所提出的「地心说」,这会危害教会的绝对权威。结果支持哥白尼的数学教授伽里略,因此被天主教会迫害。这次管轶的实验室,之所以被勒令关闭,并非管轶的研究不够水平,实验室设备不合标准,而是管轶对各类病毒的研究,对那些疯狂追求经济增长的地方官员是一大威胁。在沙士期间,官员如何千方百计隐暪疫情,都知道这些报喜不报忧的官员,根本不可能会欢迎像管轶这类的科学家,警告世人在华南地区流行各类病毒的危险性。

因此,不要以为专心一意研究自然科学,就可以不用走在捍卫学术自由的前线。作为科学家,不论研究的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都应为了有争辩真理的权利,为了学术自由而奋斗到底!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