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我的AV岁月

读汤祯兆的《AV现场》,我发现原来这是一种整理自己记忆的探索体验。因为阿汤写的,都是我成长经验中不可或缺不可磨灭的一部分;而且在近日气温正在升高的这刻,我必须说,那一部分全部来自日本。这是已经发生的事实,如何爱国也无法否认。阿汤是我这一辈友侪之中,对日本文化研究用力最深、著述最多的;这也是我们这些吃日本次文化奶长大的“小汉奸”们不能否认的。

坦白招认,我们这班年过三十的家伙(男性),有谁没看过日本AV呢?几年前,我参与一本文化杂志的编务,向仍在某畅销周刊工作的刘细良邀稿。好家伙他用的笔名竟然是“加腾鹰”。还记得在编辑室里,我和拍档胡恩威脸上都挂着一丝略显淫邪的笑意,骂刘细良自大得不知廉耻。如果你不懂我在说什么,如果你不知道谁是加腾鹰,那你一定不是“自己人”。

就像上次替汤祯兆写的序一样,我要再次强调日本次文化对我们的影响,不是一种透明并且直接的植入,而是越淮为枳地被我们积极改造,成了香港年轻人自己的文化加工产品。

这是我的第二回为汤祯兆的书写序了。读着书稿,我发现原来这是一种整理自己记忆的探索体验。因为阿汤写的,都是我成长经验中不可或缺不可磨灭的一部分;而且在反日气温正在升高的这刻,我必须说,那一部分全部来自日本。这是已经发生的事实,如何爱国也无法否认。阿汤是我这一辈友侪之中,对日本文化研究用力最深,著述最多的;这也是我们这些吃日本次文化奶中长大的「小汉奸」们不能否认的。

坦白招认,我们这班年过三十的家伙(男性),有谁没看过日本AV呢?几年前,我参与一本文化杂志的编务,向仍在某畅销周刊工作的刘细良邀稿谈回忆。好家伙他用的笔名竟然是「加腾鹰」。还记得在编辑室里,我和拍档胡恩威脸上都挂着一丝略显淫邪的笑意,骂刘细良自大得不知廉耻。如果你不懂我在说什么,如果你不知道谁是加腾鹰,那你一定不是「自己人」。

就像上次替汤祯兆写的序一样,我要再次强调日本次文化对我们的影响,不是一种透明并且直接的植入,而是越淮为枳地被我们积极改造,成了香港年轻人自己的文化加工产品。例如「大丈夫」这三个字,看过日本AV和色情漫画的,一定见过这个常用语。对我们这些不懂日语的人而言,这三个字大概就像它在汉字字面上的意思一样,指的是威武不屈的雄性气概。所以看着那些男角对着正在娇喘连连的女优说一句「大丈夫?」时,我们多半以为他或许是在问:「点呀?是不是好劲呢?」

当然,后来我们知道自己会错了意,「大丈夫?」其实是「不要紧吧?」或者「没关系吗?」的意思。这是一个例子,想说明的是包括语言在内,看日本AV其实是一连串的误读和文化翻译。AV作为一种影像语言产品,同样有它自己的文法和词汇。和大部分人的常识相反,色情电影并不只是赤裸的性场面纪实,也不只是直接诉诸什么人类最原始的欲望,这么简单。人的欲望再怎样原始,到底也要经过文化的调节和塑造;不同的文化就有不同的欲望形式甚至欲望对象,你看了大有反应的东西可能只是我们的催眠剂。因此,日本AV的情节、埸面和角色其实也是建立在一组固定的符码之上的,日本人如何欣赏它们,与我们的观感一定不大相同。比如说日本AV在进入「打真军」的动作之前,常见漫长的「震蛋」之类的玩具操弄过程。这就不一定很对我们的胃口了,尤其是看惯了很快就「埋牙」的美国色情片的观众,一定觉得这群日本人真无聊。

与一般的电影电视不同,色情片对观众有更高的要求,它不只希望你坐欣赏,还要引诱你以动作参与,比方说自慰。我曾经听说,日本AV的情节推进速度和日本表年男子自慰的速度相关,不是片子考虑了每个人的「爆发点」,而是每个人在单独观赏的时候都会把自慰变成一种仪式,任由影片的叙事去规约自己的动作节奏和心理状态。如果看AV自慰是种普遍的现象,那我们大致可以猜到,它一定需要一个可以独处的观影空间。汤祯兆在本书里就指出日本年轻人开始在房里拥有个人电视机,与AV兴盛的相互关系。但在香港,有多少年轻小伙子可以享受这种奢华,有自己的房间还要有自己的电视?所以看日本AV,对很多人来讲更有种偷偷摸摸的快感,要趁家里没人的时候小心翼翼提心吊胆地看。难怪当年大学刚毕业,我到一些独居的男性同学家中作客,会见到柜子里有一片片日本AV,而主人则面带骄傲的微笑。他长大了,他有自己的房间。

关于性别剥削与物化女性的问题,我自然不敢或忘,这也是我过去看色情电影和漫画一直看得于心不安的原因。最早接触女性主义的影像批评,我觉得自己简直就像背上了原罪。我看那些「颜射」场面看得那么爽,原来是种邪恶的大男人主义作祟,这么多年来我都把女人当成了什么「东西」了?后来看了回帕索里尼的电影,又读了点萨德侯爵的小说,再研读过巴塔耶等左手写色情小说右手写色欲史的思想大师,才开始释然:「咸湿」都可以搞成理论,「大丈夫」!再后来,我又知道了更「进步」的女性主义学说,更是能够坦荡荡地喊一声「色情无罪,睇碟有理」。其实,事情当然不是一条直线往前进这么简单。关于色情文化产品的政治和道德评价,至今没有定论,例如女性主义法学家CatharineMacK-innon就从未在论战中认过输,坚决反对色情电影,坚持那是一种剥削。

无论你怎去判断色情电影的道德价值,我觉得你不能不先去了解它。我看过许多分析色情影片的文章,不能说不仔细,每一个镜头的角度都算得清清楚楚,就像文学作 品一样,一副「文本细读」( close reading )的作派。但正如不少「文化研究」毛病,它们对文化工业的成品关注得过多,对于那产品的生产方式和过程却了解得太少,一不小心就会沦为自说自话。汤祯兆这本《AV现场》难得之处,在于它可能是中文世界里第一本进入AV工业的作品,从它的导演、男优、女优、配角、星探到制作和发行的过程,每个环节都照顾到了。篇幅不大,但却面面俱全地剖析了日本AV工业的内幕和运作方式。想研究色情文化,这是本基础材料;想要帮助香港发展创意工业,这是块有趣的他山之石(原来咸戏都可以搞到这么有系统)。你也可以像我一样,人家只是藉着这本书,回首自己的青春岁月,解开往日困扰心头的迷题,例如:「点解加腾鹰咁劲?」

最后,对于那些又爱日本又爱国的朋友,我想你们得弄清楚市面上的日本AV几乎无一不是老翻。所以大家尽可放心大力打击日本人的知识产权,振兴我民族翻版工业。

(编辑注:本文为梁文道先生为《AV现场》所撰序言。)

【来源:明报】

梁文道:我的AV岁月》上有1条评论

  1. 浪漫小提琴

    曾几何时,当香港同胞一路向北寻找乐子时,深圳人的生活何尝没受到扰乱,当东门市场的价格完全超出本地人的承受能力时,大陆百姓也没惊叫狼来了,他们只是在不停的研究如何赚港人的钱,港人那是真可谓自信心爆棚,呵呵,六十年风水轮流转,当如今两地人位置对换时,港人为什么就不能去研究如何将大陆土豪的银子都赚进自己的腰包呢?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