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殖民地不只是一个香港

今年香港书展有一本书的热卖程度叫我们一众朋友通通跌破了眼镜,那就是王慧麟的《阅读殖民地》。这是本连作者都自认一定会滞销的书,他在序言里清清楚楚地把它定位成「孤芳自赏型」的作品,只会赶客,而且赶走的客人一定不回头。但是在书展现场上,我目睹一些被怀疑是平常痛骂「港英余孽」、狠批民主派不爱国的「维园阿伯」状的人物排队买这本书。这就更叫人奇怪了,因为王慧麟的政治立场,我们都很清楚,他做过民主党的助理,捐过钱给「长毛」参选。

或许是因为《阅读殖民地》里有一批刚刚解封的前英国殖民地部份档案原件复印,王慧麟分别据之分析了港英如何跟踪前左翼青年、如今的丰大班郑海泉;又拿一个叫做冯飞凤的人做例子,说明当年的港英政权怎样打压在大陆学成归来的青年教师和左派学校。看这些如山铁证,怎能不叫人热血沸腾,更为自己当年理所当然的「反英抗暴」义举感到自豪?

九七前后,学界一度风行「后殖民主义」,但往往侧重在电影里看到香港的模糊身影,于文学中读到香港那叫人难以启齿的身世故事。说来说去都是中英两国夹缝间的香港文化身份,怎样游离在民族和国家的?事之外。但是对于前港英时期的政治经济分析,却几乎交了白卷,就算有,也丝毫没有进入主流媒体,似乎还不如七十年代左翼知识青年的火力规模。

主流社会里关于殖民地的说法,要不是怀念当年英国人的本事样样都好,就是愤恨英国人的奸狡埋下地雷如今一一引爆。《阅读殖民地》的特点就是跳出了这两个极端,承认港英治道的聪明但不盲目歌颂殖民政权,指出了殖民政府的诡计却不带强烈民族情绪。王慧麟做的,是精要把握英式殖民地管治这种独特的统治类型,而且眼界超出了香港,远达马来西亚和非洲。

初识王慧麟,我还以为他在伦敦亚非学院念的博士是专攻非洲殖民史,因为说起那一块块的前欧洲殖民地,他总有不断的故事。《阅读殖民地》里讲到其他殖民地的篇幅,可能比讲香港的还要多。唯其如此,我们才看到原来港大创办人、前港督卢押爵士(LordLugard)把在港的经验总结成「间接管治」(indirectrule)理论,然后通行大英帝国所有殖民地,教懂各地总督联合当地的土豪劣绅一起控制百姓。反过来,肯尼亚土著的暴乱则使得英国人反省管殖民地一定不能来硬的,要善用心战,于是有了麦理浩在香港的大规模福利扩张。可见要搞懂香港的殖民统治,一定要把它上升到英国全球战略的高度,甚至和其他殖民帝国的手法做个比较。

话说回来,以王慧麟法学博士的学术根底,这本书本来可以很难啃;但做过报纸主笔电视新闻编辑的他,却能用最精简明畅的文字写作。说这本书一定滞销,是他过虑了。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