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或黄世泽:正确的政策,错误的方法

香港电台最后决定下一个马季不再播赛马,将资源和节目时段留给其他节目,这本来是正确的政策。但港台在今年四月决定取消赛马节目,并无事前咨询公众,政府又抢在港台之先,公布有关决定,就令公众质疑政府有否运用行政指令,干预港台的编采自主权。正确的政策,演化成一场政治危机。

对曾荫权爵士,他肯定想不到港台播赛马问题,演化成一场政治风暴。但他应要问自己的问题是,为何港台播马问题,最后竟然让他陷入漩涡。不论政策本身方向正确,还是充满歪理也好,若要政策成功得到公众认受,首先要知道公众的一些底线。这些底线包括公众对那些手法认为不可容忍,以及公众认为那一些价值必须捍卫。所谓的「政治正确」,其实也是回避一些政治禁忌的手法。不论近年来港台内部管理有什么问题也好,自港英政府决定让港台以半独立形式运作,享有类似英国广播公司的编采自主权后。港台节目叫好叫座,亦被认为是言论自由其中一座重要堡垒,必须珍而重之。对香港人而言,任何有侵犯港台自主权之嫌的做法,都会遭到严重的反击,以至焦头烂额收场。而曾俊华在处理港台播马问题上,正犯了从政不问禁忌的严重错误。港台高层在处理播放赛马节目问题上,如何拖泥带水都好,有关决定都一定要由港台高层自行公布,有关政治效果由他们自行负责。

一旦由曾俊华抢在港台之先公布有关决定,外界就可以振振有词指政府有意整顿港台。加上近日商台管理层,完全忽视听众要求下,不单未将黄毓民的节目时段增加,还解雇了黄毓民,公众对言论自由问题极为敏感。

在如此政治时势下,港台不播马的问题更应暂时打退堂鼓,等待黄毓民被炒事件解决后再作打算。在不适合的政治时机,做一项直闯公众政治禁忌的决定,天时地利都不佳,难怪港台不播马事件触怒了公众。

另一方面,港台以至政府当局,在决定播马与否的决定时,只考虑公营电台应否播马这个问题,就算连笔者,也是这样去看港台应否播马的问题。但由马迷反映的意见,就反映了另一个问题。不少马迷近年转听港台赛马直播,因为港台重金礼聘了董骠担任赛马评述员,而董骠一向以敢言著称,批评马会以至骑练都绝不手软。相反,商台还要顾虑来自马会的波马推广广告额,未必敢请董骠这类名嘴级评马人。对马迷而言,只有商台播马,那就剥夺了他们于投注前听取较为独立意见的权利,那他们当然会反对政府的决定。如果政府事前做好咨询,知道不少马迷为了听董骠而听赛马的个中因由,政府在处理港台取消播马问题上,处理会更为合理,而不会出现现时民意倾向支持播马决定的倾向。

在天时地利不佳下,政府这次肯定要付出沉重代价,港台停播赛马这项决定带来的后遗症,需要一段时间去清理。但如果曾荫权爵士的政府,不吸取这次教训,采取任何行动前仔细思考当中的后果,以及民众的禁忌,日后类似的政治灾难只会陆续有来,没完没了,谁也救不了曾荫权爵士,而亲政府的派系,这次冷眼旁观,他们对政府有多支持亦有目共睹。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这次事件反映是曾荫权爵士的施政风格,笔者对未来两年的香港政治,实在不寄厚望。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